第740章 我要带她回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雪花大片大片地落在街头,街头巷尾都装饰着新年的特有的物品,繁华的街道上车来人往,彰显着新年的热闹。
一家出名的儿童餐厅门口,因为新年有特殊的送儿童玩具的活动,不少家长都带孩子来这吃饭。
无数人进出,却没人留意到餐厅门外的墙角处,蜷缩着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
头发乱蓬蓬的,身上白色的小棉衣已经脏成了别的颜色,闭着眼睛抱着双膝,瑟瑟发抖地缩在墙角。
一辆黑色的豪华轿车停在了餐厅外面的停车区。
车上一位穿着皮草的女子从车上走下来,一边拉开后座的车门一边笑呵呵地对着车里的男孩说:“小野啊,这不是你最喜欢的餐厅吗?今天还送汽车人玩具,赶快下来。”
男孩一脸不爽地走下车,看上去八、九岁的样子,身上穿着的西装倒有几分大人的模样。
别的孩子都是牵着父母的手,有说有笑地往餐厅里面走,而小男孩走下车,却像是谁也不愿搭理,独自朝着餐厅里面走去。
女人等着车里的男子走下车,男子看着男孩独自走开的背影,不满地说了女人一声:“都是你平时惯的,你看你惯出来的臭脾气!”
女人挽着男人的手说:“哎呀,孩子现在只是叛逆期,咱们小野还挺听话的。”
两人紧跟着男孩的脚步往餐厅里面走,却看见小男孩驻足在餐厅门口,顺着男孩的视线望过去就看见了缩在墙角那个脏兮兮的小女孩。
女人一脸嫌弃地皱着眉头,拉着男孩一边往餐厅里面走一边说:“哎呀脏死了!赶紧走。”
餐厅里有温暖的暖气,大概是因为节日的缘故,气氛格外的热闹。
只是上菜的时间相对平时要久了许多,女人不耐烦地催促了好几次,菜才终于端了上来。
女人一边往男孩碗里夹菜一边说:“来儿子,你多吃点,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不能挑食。”
男孩只是面无表情地吃着,心不在焉的样子,时不时地扭头往窗外看去。
没吃几口,菜都还没上完,男孩就放下了筷子:“我吃饱了。”
女人愣了一下,忍不住絮叨:“你才吃多少就吃饱了?快点多吃点饭,你最喜欢的吃的菜还没上呢!”
男孩却像是听不见,伸手从盘子里抓了两个餐厅送的纸杯蛋糕就朝着餐厅楼下走去。
男孩走出餐厅,径直走到了女孩面前。
女孩过了好一会像是才意识到面前有人,缓缓睁开了眼睛。
那双眼睛黑溜溜的,很干净,和她那张脏兮兮的小脸显得有些不搭调。
女孩怯生生地望着站在她面前的男孩,冻得僵硬的手脚越发地收紧了几分,做出自我保护的姿态。
男孩低头打量着她,语调没有什么情绪地问:“你饿吗?”
女孩只是睁着大眼睛望着他,看着男孩手里的蛋糕,虽然没有出声回答,但男孩却从她吞咽口水的举动上得到了答案。
男孩蹲下身子,将手里两个还热乎着的蛋糕递给了女孩:“给你。”
女孩看了看蛋糕,又看了看男孩,大概是饿极了,伸出了冻得紫红的小脏手,将男孩手里的蛋糕接了过来,狼吞虎咽着往嘴里塞。
男孩看她连外边的纸都一起吃进去了,他这才伸手过去将蛋糕拿回来,帮她把外面的纸剥掉之后才再次把蛋糕递给了女孩。
“哎呀!你在干什么?!这么脏还不知道有没有什么传染病!”女人尖锐刺耳的声音先传了过来,随后一只涂着指甲油的手就将男孩从地上拽了起来:“赶紧走!”
男孩犟着身子甩开了女人的手,眼神坚定地看着女人说:“我要带她回去。”
女人像是听到了什么不敢置信地话:“什么?”
男孩伸手指着女孩,重复了一遍:“我要带她回家!”
女人皱起眉头:“别胡闹!赶紧上去再吃点饭,后边上的都是你喜欢的菜。”
男孩的语气也变得不悦起来:“我说了我吃饱了!”
女人:“你跟妈妈吼什么?你才吃几口就吃饱了?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快再上去吃点。”
男孩再次甩开了女人的手,自顾自地又拨开了手里另一个纸杯蛋糕,当着女人的面蹲下身子递给了小女孩。
惹得女人一脸的嫌弃:“我看你是没玩的了!这种小乞丐都觉得新奇了?”
母子俩争吵间,男孩的父亲走了下来,语气严厉地说:“他不吃就不吃,你跟他废什么话?他这么大的人了还不知道自己饿不饿?不吃就回去了,走!”
女人现在也懒得管吃不吃饭的事了,就只想赶紧将男孩拉开。
男孩却转身对着父亲说:“我要带她一起走。”
男人板着脸,同样嫌弃地看了一眼那个女孩。
女人无可奈何地望着男人。
不等两人作答,男孩就伸手将小女孩的手牵了起来,问她:“你要跟我回去吗?我家里很多好吃的。”
女孩没给出什么明确的回答,只是觉得大哥哥的手好暖和。
男孩牵着女孩往方才停车的地方走去,女孩一步一步地跟在男孩身后。
女人的声音不满地传来:“你不管管他?!”
男人的声音同样不满:“管?你也要管得了!依着他回去别闹性子就行。”
车上,女人当着女孩的面说了不少难听的话,女孩年纪虽小,但似乎还是听得懂自己不讨喜欢了,拘谨地坐在角落里,低着头不说一句话。
男孩则像是早就习惯了女人的念叨,拿着车里的湿纸巾,一点也不嫌脏地给小女孩擦着脸。
脸蛋擦干净了,女孩看上去倒是特别乖巧,只是瘦了点,回去养一养就好了。
“你有名字吗?”
女孩只是怯生生地望着男孩,也不知道她是不敢说话,还是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
男孩紧接着就自顾自地说:“那我给你取一个好了。”
女人再次忍不住看了一眼,恼火地鼓了男人一眼,像是在怪男人不管。
男人却当做没看见,这个家能清静一会是一会。
男孩认真的想了想,视线到了小女孩外套上绣着的一只蝴蝶,便说:“就叫你小蝶好不好?你喜欢这个名字吗?”
梦断于此,钱奕蝶缓缓睁开了眼睛,视线所及之处,都是白色,鼻息里冲刺着难闻的消毒水味。
“她醒了,再给她检查一下。”视线模糊中,看到一群穿着白大褂的人站在病床边,也在其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