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大结局十二(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此时的梵古极一片雪白,唯有高高悬在空中的那枚令旗发出血红的光芒。而随着血色光芒愈加炽烈,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御起防护法阵,来抵御着刺骨的严寒。
梦梦更是被夏依紧紧抱在怀中,虽然梦梦的资质过人,但毕竟才驱除了体内的天魔,刚恢复修炼,此时不过还是筑基的修为,若是没有夏依的保护,不消片刻便能被冻成冰人。
梦梦尚且如此,若是照着这趋势蔓延下去,一旦波及到了下辰界,恐怕没有凡人能够躲过这般冰寒。而这不过是无极怨令所释放出的第一层寒冰炼狱而已。
卫逸来不及问夏依怎么带着女儿来了,此时的他只想她们赶紧回到安全的地方去。“快回玄一宗,那里的护山大阵可以抵御一阵子。”
“不,我们要和爹爹在一起!”梦梦冲着卫逸大声喊道。天知道她回到流云小筑,看到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娘亲还有消失不见的爹爹,有多惊慌,她虽然因为天魔离开了自己的身体,能够正常长大修炼感到很开心,但没过多久,她就意识到爹爹和娘亲的不对劲了,也开始思考天魔被驱除体外这件事了。
当日在长极山上,她是亲耳听到青龙的虚影说过,自己身上的天魔无法驱除,即便有化魔草、净魔露和苍龙麟也无济于事。但这次吃下驱魔丹后却意外顺利的将体内的天魔驱除,而自己醒来后,娘亲又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虽然一开始被高兴冲昏了头,但事后回想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所以梦梦迫不及待的刻苦修炼,她知道只有变得更强才能帮助爹爹和娘亲,最起码不能成为他们的拖累。可谁想,在她还没来得及修为涨进时,便出事了。
看着床上昏迷不醒却面色红润的娘亲,她知道紫宸峰旁人是进不来的,应该是爹爹施法让娘亲昏睡,眼下爹爹又不在,一定是去做什么危险的事情,她突然想到之前爹爹消失的那十年,她害怕,这次爹爹又会消失不见,而且她有种不好的预感,若是这次再消失,她就永远也见不到爹爹了。
于是梦梦开始用她仅有的修为试着唤醒夏依,可是完全没有效果,她又跑去找了要知师兄他们,一起来给娘亲解除咒法。但即便合三人之力依旧不行,她只能去找玄一宗上其它的长老,这才发现整个玄一宗除了一些低修为的弟子外,其他人全都不在了,她这才意识到,也许大战已经开始了……
虽然她的外表仍是孩童,但不代表她像孩童那般无知,她也知道魔尊带领魔族进攻上辰界的事,也知道魔族的最后目标是玄一宗,所以她一直以为最后的战场会在这里,可现在消失的众人让她知道,这场硬仗已经在别的地方打响了。
可她现在连娘亲都唤不醒,该怎么办?梦梦急的眼泪都在眼眶中打着转,而在此时,一个人出现了。
看着眼前这位满头白发,慈眉善目的老者,梦梦的第一直觉告诉自己,这位老爷爷可以帮她!果然老者看到梦梦后,冲着她和煦的笑了笑,然后一脸的了然“带我去找你娘亲吧”
梦梦惊讶于老者怎么知道她在找人救娘亲?但既然他知道,那就一定可以唤醒娘亲!于是连忙拉着老者的手回到了紫宸峰。
要知师兄他们见到老者后,纷纷行礼,口呼“拜见悟尘长老。”此人正是八卦派的悟尘长老,他并没有和其他道友们一起去天璧城,而是留在了玄一宗。
悟尘长老径直来到夏依的床前,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夏依,叹了口气“不亏是前魔尊,就算废去所有法力,也依然可以布下这么强的困觉阵。”
“布阵?”所有人都惊讶了,他们都以为夏依是被卫逸施法昏睡的,所以他们一直在尝试解开法术,没想到竟是阵法!
只见悟尘长老伸出双指然后聚灵与指尖,轻轻的在夏依额间点了三下。手刚离开,夏依就睁开了双眼。
夏依睁开双眼后,立刻坐了起来,眼睛慌乱的看着周围,似在寻找着什么。
“卫逸呢!”夏依焦急的问道。
“爹爹不见了,玄一宗的掌门和长老们也都不在。”梦梦回道。
“我去找他!”夏依随即下了床就要往门外走,却被悟尘长老拦下“不急”
看着眼前这位陌生的老者,夏依皱眉问道“前辈是何人,为什么在紫宸峰。”
“师娘,这位是八卦派的悟尘长老!”要知在一旁赶紧介绍道。
“悟尘长老!”夏依微微行礼,悟尘长老她自然听说过,是季哲的师祖。“不知前辈为何阻拦我去找人。”
悟尘长老笑了笑,“不是阻你去寻人,而是要帮你一把。”
夏依不解的看着悟尘长老。
只见悟尘长老从怀中掏出一个冰晶琉璃的面具,这面具让夏依十分眼熟,立马想到自己之前戴着的那个狐颜面具,自从自己容貌恢复后,便不再戴了,放入了收纳袋中,什么时候丢失了?还被悟尘长老捡到了?不过再细看,却发现这面具比自己的要更大些,雕琢的凤尾花也从右边移到了左边。
“长老,这是?”夏依问道。
“狐颜面具啊,这本就是一对。”悟尘长老笑道。
“一对?”
“嗯,你可还记得给你狐颜面具的人怎么说的?”悟尘长老笑着问道。
夏依仔细回忆了一下,“她说狐颜面具不卖,只送给有缘人。还说带着能让人格外亲近。”这功能貌似没什么用啊。
“你既是有缘人,便将这个也一同收下吧,比翼双飞总比形单影只来的好。”悟尘长老说的话,让夏依有些听不明白,不过她还是将这只狐颜面具收下了。
之后夏依立马就要去找卫逸,而梦梦、要知他们也要求一起去,虽然知道此行必有艰险,但梦梦却坚持一家人无论如何都要在一起!还说若是抛下她,她定会自己找过去的。
梦梦的性子夏依了解,她既然这么说,一定会这么做的,只能把她带上,要知他们三人也表示无论师尊怎样,都是他们的师尊,况且上辰界的大难,他们不能也不该置身事外。
悟尘长老在一旁欣慰的看着这一切,便直接带着他们几人一起去了天璧城。
他们赶到天璧城时,仙修与魔族正战的昏天黑天,天璧城里但凡还能作战的仙修们也都出来了,在面对依旧数倍于他们的魔族大军却毫不退怯!
也是在这里,夏依知道了卫逸的真实身份已经彻底公开了。是的,当日在将天魔引入自身之时,卫逸便将他是魔尊煞央转世的事告诉了夏依。但大部分仙修提到卫逸魔尊转世这个身份都有些晦涩不明,只有岚兮上尊说了一句“身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上尊从未有害苍生之行,只有救济天下之心。”
尽管如此,但自古仙魔势不两立,怎会凭借岚兮上尊的一句话,就让所有人都放下成见呢,这也是夏依早就预料到的,她不管卫逸是仙是魔,反正只要是她的卫逸,她就要对他不离不弃!
在得知卫逸和邵莫白一同消失后,夏依凭着直觉认定他们去了梵古极,于是便赶来了梵古极,而梦梦和要知他们三人也一同跟来了,季哲是悟尘老祖让其跟来的,说什么见证历史去。(就是去记录大新闻)而无忧老祖则是担心夏依和梦梦,毕竟她们要面对的是两个魔尊,虽然其中一个是夏依的丈夫,梦梦的亲爹,可他是亲眼见到卫逸身上那随时可能失控的天魔,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而等她们一行人赶到梵古极时,却发现露出原形的邵莫白放出了大招。
梦梦不仅喊着不愿离去,还和夏依拼命的往卫逸那走去,再大的风雪、再寒冷的温度都阻止不了她们母女。
“别过来!”卫逸大喊着,他不愿自己最爱的两个人看到他完全入魔的样子,体内暴动着魔性,会让他随时失控,他害怕伤害到她们。
“卫逸,你听我说,无论你变成什么样,都是我的丈夫,梦梦的爹,我们不会抛下你一个人的!”夏依同样大声的回答着。
“可若我不再是卫逸了呢?”卫逸的语气突然变了,并且看着夏依她们的眼神也从刚刚的心疼爱惜变得冰冷麻木。
“煞央!”夏依停下了前进的脚步。但也只是停顿了一下,她将梦梦抛给一旁的无忧师傅,嘱咐了一句“帮我照顾好梦梦!”便继续向着卫逸走去,她要去唤醒卫逸!她相信卫逸还在!无忧老祖抱着哭闹不止的梦梦,充满担忧的看着独自前行的徒儿。
而不远处的见素则兴奋的喊道“煞央!是你吗?你回来了?”说完,就要往卫逸那边奔去。
但被叫做煞央的卫逸却只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不仅是煞央醒了,还有天魔和魔灵。”他的话,成功的让见素停住了脚步。
而说完这句话,他的眼睛变得血红,身上的青衣也逐渐变成黑色,双手更是不断往外冒着魔气。整个人仿佛被一道黑色的纱雾包裹着,嘴里开始毫无感情的机械重复着一个字“杀,杀,杀……”
“哈哈哈,彻底魔化了!太好了,就让我们一起毁掉这个让人讨厌的地方!让天道看看,它的布局终于被打破了!!”癫狂的邵莫白大笑道。
魔化的卫逸转头看向大笑的邵莫白,这人的声音让他觉得很聒噪,他想让这道声音消失,于是伸出右手,瞬间离他几丈外的邵莫白便被一股黑气吸到了他的手中,他掐着邵莫白的脖子,嘴里依旧重复着“杀。”
然后他的手开始不停收缩,邵莫白丑恶的脸上愈加痛苦狰狞,他用最后的力气说道“让辰沧大陆为我陪葬吧!”
随着卫逸的手握成拳头,邵莫白也变成一道黑烟飘向了悬浮在空中的无极怨令旗。
而夏依则在众人的注视下,终于艰难的走到了卫逸的面前。
魔化的卫逸在看到眼前的人后,同样也是毫无感情的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拎起。
“卫逸!你醒醒!是我啊”夏依艰难的说着。
可是脖子缩紧的力度告诉夏依,卫逸并没有一点醒来的迹象。
梦梦在无忧老祖那边挣扎边大声哭喊着“娘亲!爹爹!不要啊!”
这时五道不同属性的法术攻击同时攻向了卫逸,原来要知要合要妙还有季哲看不下去了,急着要救夏依,还有一道则是来自赤璃,虽说如今卫逸这样子是魔族的老大,但再怎么说,夏依也是他的朋友,还可能是未来的丈母娘,当着梦梦的面,怎么都得出手示意下。
但这些攻击对卫逸来说连蚊虫叮咬都算不上,他依旧没有放下夏依,于是五人继续不停地攻击着卫逸,赤璃更是顶着旁边老祖宗的满满压力,还是在继续。
虽然这些攻击无法对卫逸造成伤害,但苍蝇老是围绕在身边也是一件很烦躁的事,于是卫逸终于放下了手中的夏依。开始将目光一一略过刚刚攻击他的人。
而要知他们几个,光是被卫逸的余光撇到,都快要止不住的颤抖了。赤璃也有些害怕的略微向自家老祖身边靠了靠。
“爹爹!你快醒醒啊!爹爹!”梦梦依旧在大声哭喊着,而她的声音确实也吸引到了卫逸,不过不是因为被唤醒,而是又被吵到了。
卫逸盯着女儿的冰冷眼神吓到了还在大口喘气的夏依,她怕卫逸下一刻会将女儿也吸到手中,像刚刚对邵莫白那样,瞬间让她消失。她来不及细想,直接挡在了卫逸面前,阻止他继续看向女儿。
就在夏依对上卫逸那张毫无表情却依旧俊朗无双的脸时,她不知怎么突然想起悟尘长老之前给自己的那只狐颜面具了,而且总觉得就该戴在卫逸的面上!
她趁卫逸还没动手前,迅速的掏出面具,准备盖在卫逸的脸上,但才拿出来,便被他抓住了,更糟糕的是,夏依发现自己拿错了,拿出来的是自己原来带的那只面具。
电光火石间,夏依却又想到悟尘长老说的那句“这本就是一对儿”,顾不得再想下去,夏依直接一个反手将面具戴回了自己的脸上。
此时所有人都未夏依捏了把汗,因为卫逸抓住夏依的那只手已经泛出了滚滚的魔气,眼见就要对夏依下杀手了,但夏依却没想着抵抗,反而将一只面具带到了自己的脸上。
卫逸的手已经劈到夏依的面前了!但却突然停住了!他紧盯着夏依的脸,眼中竟然满是疑惑。
此时带着面具的夏依和卫逸两人四目相对,一个紧张至极,一个一脸的茫然,但终究没再对夏依下手了。
没一会儿卫逸收回看向夏依的目光,转而看向在场的其他人,此时他眼中的迷茫已经消失不见,又变回了刚刚的冰冷麻木,并且开始寻找下一个杀戮的对象,很快他将目光锁定在季哲身上。
同样的,他像季哲伸出手,一股魔气喷涌而出,直接将还在愣神的季哲吸到了手中,并且开始一点一点的用力,而他的脸上终于有了微弱的表情,很显然他很享受这种弑杀的过程。
季哲艰难的看向夏依,眼中写满了“快救我!”
但夏依给季哲的眼神却是“你再撑会儿!”然后低头快速的从收纳袋中寻找另一个狐颜面具。
季哲满脑子都是“靠!太不够义气了,亏自己刚刚还卖力救她!一会儿做鬼,一定闹死她!”
不过下一刻,自己脖子上的桎梏突然消失了。定眼一看,上尊脸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琉璃面具!再细看,这面具和之前夏依的那个极其相似。
被夏依终于戴上面具的卫逸,茫然的放下了手,转头看向同样戴着面具的夏依,只来得及喊了一声“依依”整个人便被突如其来的寒冰包裹起来,直接倒了下去。
“卫逸!”夏依想去抱他,但刚一伸手,就被刺骨的寒冰冻的收了回来。
其他人也纷纷飞过来关心卫逸的情况。
但无论是谁,都无法触碰到卫逸,只要一伸手碰到他身上的寒冰,立时便有蚀骨之寒遍及全身。
“是不是和上面这个无极怨令有关?”赤璃指了指还在不断溢出怨念的无极怨令。
“我去毁了它!”无忧老祖直接飞了上去,用尽毕生法力发出一道惊天之力劈向无极怨令。
“嘭”的一声,无忧老祖被震飞到数十米外,再去看那道无极怨令,依旧完好无损的悬浮着。
“我去试试”金木耀皱了皱眉,飞了上去。对他来说,救下魔尊比什么都重要。只见从他身上伸出数十条藤蔓带着惊人的魔气冲向无极怨令,但这些藤蔓却连令旗的边都没有碰到,便开始纷纷萎缩,而金木耀则猛的吐了一口老血,也掉落了下来。
就在所有人一筹莫展时,不知是不是刚刚被连续攻击了两次,刺激到了,无极怨令倾泻出的怨气更是翻倍了,很快冰天雪地不见了,周围的温度越来越高,然后一道道火苗快速的从地下窜了出来。
“不好!炼焰地狱!”赤璃喊道。这是第二层地狱了,若是到了第三层,整个大地便会彻底的陷落变成熔浆,世间一切都会化为灰烬,辰沧大陆便彻底消失了。
要知要合要妙三人御起的防护法阵已经逐渐不支了,夏依也不过是元婴的修为,也无法抵御这炽烈的火焰。
再去看卫逸,此时依旧被寒冰包裹着,即便地上满是烈焰,依旧没有化开半点寒冰。看来他身上的寒冰与无极怨令无关,那便是他脸上的那只狐颜面具了。
“原来是在这里!”莫凡老祖带着一些修为高深的长老们赶了过来。
他们在天璧城外大战,突然间一下子冰天雪地起来,很多魔修和仙修都被冻的不能动弹,而且看那趋势,这冰寒还在往下辰界蔓延,他们赶紧朝源头找来。结果才刚到,便发现这里已经从冰天雪地变成赤炎地狱了。
当发现无极怨令后,几位长老直接冲上去,准备毁了它,夏依她们还没来得及阻止,几人便纷纷坠落,修为低些的更是命丧当场。
“师尊,这是无极怨令,是邵莫白在下辰界利用无数活人生祭炼出的,徒儿无能,毁不掉。”无忧老祖虚弱的向莫凡老祖说道。
莫凡老祖听后和岚兮上尊对视一眼,既然仙修们不行,那换上他们两个已经成仙的试试。
两人同时飞到无极怨令前面,对着无极怨令一同使出仙力,一道遮天蔽日的绚丽金光绽开在空中。
他们已是众人最后的希望了。若是连他们都毁不掉无极怨令,那辰沧大陆便真的要彻底毁灭了。
所有人都期待看到无极怨令被毁掉的画面,但在耀眼的金光过后,无极怨令依旧完好无损的漂浮着,上面依旧倾泻而出的怨念更像是在向所有人耀武扬威。
正在这时,有人低声的念叨了一句“张小飞”,正是见素,她突然想到之前遇到张小飞,他说邵莫白利用他的名义在下辰界残害百姓各种生祭,而这无极怨令便是这样练出来的,那里面所有的怨念岂不是都是冲着张小飞的?于是她顺口便念了出来。
谁知在她念叨完后,那枚无极怨令似乎听到了,飞出一道冲天的怨气喷涌的袭向了见素。见素见状连连后退,面对如此强大的怨念,她根本无法化解。
好在岚兮上尊及时赶到,用尽全力才将这道怨念打散。
之后莫凡老祖也赶来询问,她刚刚说了什么,为什么无极怨令会突然攻击她。见素赶紧将遇到张小飞的事说了出来,不过她聪明的没再直呼其名,只说某个人。
“人呢!现在在哪儿!”莫凡老祖焦急的询问。
“在天璧城外魔族的军营,被严加看管着。”见素低声回道。
莫凡老祖和岚兮上尊听后纷纷叹气,“完了。”刚刚他们便是从天璧城来的,那里死伤惨重,张小飞不过是个普通凡人就算能避开大战,刚刚的那股寒潮,他如何能躲过,此时肯定已经成了冻尸一枚了。
正在众人绝望之际,天边却闪出一道微光,及到眼前才发现正是气喘吁吁的悟尘长老,而他手中还提着一人,“还好还好,赶上了。”
要合要妙眼神好,一眼便看出悟尘手中提着的那狼狈不堪的人正是张小飞!
此时张小飞身上虽然有着悟尘长老分出的护体法阵,但因其毕竟是凡人体质,在这炼焰地狱中,整个人已是汗如雨下,脸色苍白,分分钟要晕厥过去的样子。
但他依旧握紧拳头,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这些怨灵都是邵莫白以我的名义,残害的无辜百姓,若不是当日的我利欲熏心,被荣华富贵迷晕了头,也不会受他蒙蔽,今日就让我来平息这些怨灵的怨气吧。”
此时的张小飞早已不是当日在下辰界霸王府中的张霸天了,他在莫凡村中感受到了众人的善良,而这一路又看尽了战争的残酷,从前少年时的记忆也因邵莫白的死,而渐渐被想起,他发现自己深爱这片大陆,尽管它并不完美,但却不希望它毁灭,他愿意用尽他所有的一切来拯救这个辰沧大陆,即使万劫不复,永不超生。
众人听了张小飞的话,这才发现原来放下屠刀真的可以立地成佛。
但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因为张小飞是凡人之身,一旦无人护着,瞬间便会在此化为灰烬,还谈什么化解怨灵,所以必须有一修为高深之人带他飞到无极怨令面前,但同样的,一旦带着张小飞上去了,那就只有陪葬的份儿了。
“我带你上去!”莫凡老祖面色沉稳的站了出来。
“不行,师尊,让我带他上去。”无忧老祖连忙出声。
“让我去!”岚兮上尊也开口了。
“还是让我去吧”宁掌门觉得自己为玄一宗为上辰界牺牲也算不辱没他的掌门之位。
“让我去!”
“让我去!”
…………
越来越多的仙修争相开口,他们都不怕死,只要能救下辰沧!此时上辰界的这些仙修们在经过刚刚艰苦卓绝的战斗后,一同活下来的道友们都兮兮相惜,看多了生死,不想再有道友牺牲,纷纷争抢着这送死的名额。
这时一道暗淡的黑雾飞来,黑雾散去,里面显出一妙龄女子,“还是让我去赎罪吧。”
“原木!”夏依认出这正是夺舍后的原木!
原木看着在场的所有人,承认道“是我。没想到当日的一点私欲竟一发不可收拾,害了那么多人,本就罪孽深重了,如今也该到我赎罪的时候了。”原木在经历了魔灵上身的狂喜再到轻而易举被邵莫白夺取魔灵的不甘,至刚刚的大战,终于大彻大悟了,想到之前行为,真是万死难辞其咎。
原木在说完这些后,直接一把拉过张小飞化来到了无极怨令面前,他背抵在张小飞的身后,拿出一根灵绳将自己与他牢牢的捆绑在一起。
张小飞此时基本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但他还是努力坚持着,对着无极怨令喊道“我是张小飞!是我对不起你们!现在请你们有怨报怨有仇报仇,都冲着我来吧!”
他的话刚说完,原本平静的无极怨令突然躁动了起来,血红色的令旗不再流出鲜红的血液,而是喷涌出无数怨灵,整个天空都被幽蓝色的怨灵们覆盖着,泛着幽光,他们争先恐后的冲向张小飞,疯狂的噬咬着,撕裂着。
而同在张小飞身后的原木也同张小飞一起承受着无数怨灵的撕咬,啃食。
不消片刻,两人便被撕裂成了碎片。连一滴血都未剩下,全被怨灵吞噬殆尽。可即便如此,怨灵们依旧没有消怨,此时,张小飞的魂魄慢慢显现出来,那是一个金灿灿的魂体,周身泛着耀眼的金光。
“这是!”莫凡老祖惊叹道。
“功德光!”夏依看向同样曾经闪耀过的季哲,但此时他身上的光已经完全消失了,不过就算还在,也比上此时张小飞魂体上的光芒,那是一种绚烂耀眼的金光但却和煦温暖,如同阳光。
那些怨灵在此光的照耀下,也慢慢从暴躁的状态渐渐平静了下来,曾经面目全非的怨灵们开始一个个恢复生前的样貌,表情更是平静祥和,随着金光的普照,泛着幽蓝色光芒的天空逐渐恢复了正常。大地上烈焰也开始慢慢熄灭,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
张小飞的魂体漂浮在空中面露慈悲之笑,道“转世去吧”随后满天的魂体便通通消失了。那枚无极怨令也在空中越缩越小,变回了巴掌大小,然后便直直的掉落了下来。
莫凡老祖见此到如此震撼的情景,忍不住直接跪下,接着越来越多的人都跪下了,向着张小飞,虔诚的跪下。感谢他拯救了辰沧大陆。
但张小飞只含笑摇了摇头,然后他的整个魂体便如同玻璃般开始碎裂,随后直接化成了粉末,随风飘散了。
“功德圆满!”唯一站着的悟尘长老欣慰道。
“他用魂飞魄散换来的,能不功德圆满吗?”赤璃忍不住吐槽。
但悟尘长老却神秘的笑着,没再说话。
此时本已恢复平静的梵古极,突然地面一阵剧烈的晃动,接着一道裂缝从不远处蔓延过来。
“不好!邪神出来了!”赤璃喊道。
“哈哈哈!吾终于重获自由了!”一道苍老阴沉的声音响亮的回荡在空中。
原来因为刚刚的无极怨令释放出的怨念,破坏了封住邪神的封印,他破印而出了!
此时在场的无论是仙修还是魔修,都刚经过一场大战,虚弱不堪,没有人可以与这被封印万年的邪神相抗。
倏忽间,一个满头发白,生着双翼的老者慢慢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他藐视的看着在场的众人,突然把目光投向了悟尘长老,面带戒备的看着他,刚开口“你……”这时另一道苍老雄厚的声音却打断了他。
“邪神!你出来了!”一条巨龙飞来,正是之前的苍龙,他自从上次被还是清的卫逸打败后,便一直在洞沉睡,即便是刚刚足以毁灭辰沧的无极怨令也无法令他醒来,直到邪神出世!
尽管曾经的苍龙恨透了自己一直被困在梵古极镇守着苍龙,想法设法的想将苍龙放出来,但真到了这一日,他又放不下自己的责任了。
“也好!我们之间也该了解了!”苍龙说完,便冲向了邪神。
邪神又岂是好惹的,背上双翅一震,便飞到空中,对着苍龙嘲笑“就凭你?”
苍龙直接咆哮出一团火球,紧接着又甩出四五道玄雷,漫天都是轰鸣之声。
但这些都被邪神一一化解了,他挣开双翅,微微扇动,一道飓风便从他翅下生成,呼啸着向着苍龙飞去。
但苍龙却将自己的身子卷成一团,直接破开飓风,滚向邪神,在飓风的掩护下,瞬间来到了邪神面前,之后直接用自己硕大的身子将其缠绕。
“你以为这样就能伤到我?”邪神不以为意道。
“这样是不能,但却可以与你同归于尽!”苍龙说完便收紧他那庞大的龙身,“嘭”的一声自爆了!
“不……”邪神的话还未说完,便与苍龙一道化作灰烬。
就这样,天地间又恢复了平静。
夏依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些都发生的太快,快到她都不敢置信。
此时悟尘长老又说话了,“也好,尘归尘土归土,辰沧大陆也该有个新的开始了。”
“师祖,你什么意思啊?”季哲总觉得自家老祖说的话越来越有玄机了。
悟尘老祖看着季哲笑了,“以后八卦派就靠你了,记得生命不息,八卦不止啊”
“啊?”季哲一脸问号。
而悟尘长老整个人开始散发出金光,飞到空中,一如刚刚的张小飞!
“悟尘老祖!”众人惊叹道。
“吾乃天道化身,此番辰沧大劫,因吾而生,难辞其咎,天道轮回,破而重生!”无尘老祖说完整个人便开始破碎,和刚刚的张小飞一模一样,而与此同时另一边却有一团碎片在重聚,渐渐重塑了一个人形出来,正是张小飞!
“百世行善,百劫皆渡,以身化怨,功德圆满。”悟尘长老在说完这四句话后,便彻底化为了灰烬消失了,而张小飞则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如今,他是新的天道。
众人再次跪下。
“求您救救卫逸!”夏依大喊道。
“狐颜在,则魔灵封,狐颜去,则魔灵现。”张小飞留下这几句话后便也化作一道光消失了。
“等等!”夏依急忙喊道,但天道又怎么听她的。
看着地上依旧被寒冰包裹着的卫逸,夏依绝望的哭了。“为什么要对他这么残忍!为什么要对我们这么残忍!”
梦梦也连忙跑过去,抱住了夏依“娘亲!”
自此,夏依带着梦梦便在梵古极住下,守着被寒冰封住的卫逸。她相信终有一日,卫逸会破冰重生!与她和女儿一家团聚!
而上辰界经此大劫后,所有仙修门派开始化零为整,变成了一个统一的仙门,名叫玄苍。
魔族也退回魔界,再次和仙修们和平共处了。
三个月后,夏依惊喜的发现了一件事,她兴奋的来到被冰封的卫逸跟前,将这件事告诉了他,希望他能与她一起高兴。但看着在冰下依旧毫无反应的卫逸,夏依脸上的笑容逐渐变淡,但很快又再次挂上笑容。她相信卫逸一定听到了,也相信卫逸一定会醒过来!一定!
()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