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八章 各自的剑各自不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当那无数的剑重新归于西海之后,两位当世最强大的剑仙,终于是互相换了一剑。
女子剑仙的那柄剑,剑柄是青色的,剑身细长,如同月光一般皎洁,出鞘之时,直接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夺了过去。
至于梁拾遗那柄剑,虽然不凡,但却没有如此耀眼。
两位剑仙,提剑在半空相撞,一道道剑气瞬间便炸开,周围海水激荡,无数剑气撕开云海,仿佛要涌向天外!
无数剑气连接云海和真正的西海,造就一副波澜壮阔的景象,像是天际有剑气长河倾泻而下,无比壮观。
而两位剑仙便在这剑气长河里,互相问剑,每一剑都极为精彩,也是极为凶险,梁拾遗虽然在之前便已经说过不会要女子剑仙的性命,但实际上此刻出剑,已经是不留余力了。
剑光璀璨,点点滴滴皆是剑道境界的体现。
这番比剑,别说真正展露多少剑道真意,光是外行人一看,必定要说一声,这他娘的,绝对是剑仙风采,显露无疑。
两位剑仙在那一条条剑气长河里奔走对敌,各自出剑,仪态不凡。
女子剑仙毕竟是这百年剑道的魁首,又是不败百年,心气之高,绝对不是可以用言语能够形容的。
因此她的剑,递出之时,除去凌厉之外,还多带着些仙气,就像是缥缈白云,很难看清。
相比较之下,梁拾遗的剑虽然一样潇洒,但却少了那么多的弯弯绕,在某些时候,甚至能够一举找到根本之处,递出一剑,破开一剑。
局势瞬间,便向着梁拾遗这边逆转。
女子剑仙到底也不是普通人,没有丝毫慌张,从容出剑之时,看准机会,一剑朝着梁拾遗递出,梁拾遗原本觉着这不过是轻描淡写一剑,随意便能接下来,可片刻便知道其中有些什么东西,身子侧开,那一剑直接斩落一条剑气长河,沿着海面而去。剑势不停,而后居然在百丈外,仍旧是将海水分开,斩出一条长长的沟壑。
还好那一侧并无渔船停留,否则在这一剑之下,便一定是遭殃了。
梁拾遗淡然笑道:“若是只有这些,那我就真要抱得美人归了。”
女子剑仙挑眉,不予理睬,但很快便是凌厉一剑,当先而来。
这一剑比起来之前那些剑,便要凌厉很多,或许仍旧算不上女子剑仙的压箱底剑招,但差也差不多了。
梁拾遗单手提剑,有一个极为潇洒的挽剑花举动,而后磅礴剑气汇聚在那柄剑上,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剑斩出。
剑气瞬间撕裂一片云海,里面不知道为何,还有大片剑气洒落。原来早在之前,女子剑仙便已经在那片云海里埋了后手,若是梁拾遗没能够探查到,之后恐怕便要遭受一个腹背受敌,到时候依着女子剑仙的境界和手段,如果自己处于这个境地,很有可能便是落败的下场,好在是梁拾遗之前便看出如此一剑,所以一剑破去。
他倒不会觉得女子剑仙有何阴险之说,若是对方真是打定主意,一剑一剑的去砸出个什么胜负来,对于梁拾遗来说,恐怕还有些意外。
身为剑修也好,还是别的修行者也好,在战斗的时候,看清楚局势,在局势下做出自己的该做的,比什么都重要。
至少是比死了和败了重要。
女子剑仙挑眉,这一剑被看出之后,也是不恼,很快便有羚羊挂角无迹可寻的另外一剑递出来。
梁拾遗一怔,忽然大喝道:“看我这一剑!”
随着言语,他果真递出一剑,不过同之前那些剑不同,梁拾遗的这一剑,递出之时,天幕上便有一条长河显现,与此同时,那条长河里,有无数星辰闪烁,看着不是一条长河,而是一条星河了。
星河灿烂,高挂于天幕。
西海海面上,是阵阵惊呼,他们打死都想不到,这世上的剑修比剑,还有如此这般的。
怪不得各自的师长曾经都说过,要想看到真正的风景,就得继续往上爬去,境界越高,才看看到越多。
如今想来,这才是金玉良言。
星海洒落的不是真正的星星,而是一片片剑气,女子剑仙躲散不及,衣角被撕开一个口子。
这也是比剑以来,她第一次被剑气伤到。
虽说只是衣衫。
她的眼里闪过一抹异色。
……
……
一条条渔船在海面观战,但无人能进这波涛之中,而且也没有渔船能到那海岛北边。
整个海面,此刻都是剑气,普通人别说过去,就是靠近,便已经成了尸体。
至于修行者,境界不够的,也是差不多。
顾泯看着那些洒落剑气和一道道剑光,忽然开口说道:“苏宿,你看这一剑,如何如?”
自从两位剑仙真正开打以来,苏宿的嘴巴就没有闭上过,这会儿听着顾泯说话,他下意识看向某处,然后煞有其事的说道:“不错不错,这位前辈的剑道,的确很高,很高很高。”
苏宿这个性子,随口胡诌,让顾泯很难和他交流下去。
但是他的确看着那一剑,有些迷糊,但好像也能捉到些什么。苏宿忽然转头道:“你不要告诉我,你真看清楚了些什么,他娘的,都是第五境,为什么你找姑娘的本事比我强,连这方面你也比我强。”
苏宿很严肃的说道:“小顾,我求求你了,做个人吧。”
顾泯干脆的说道:“滚蛋!”
苏宿咧嘴一笑,并不放在心上,他转头煞有其事的对着白粥说道:“我真的觉得要远离他,你和他呆在一起待久了,就一定会觉得这个世界有问题,自己有问题的。”
白粥微笑道:“还好。”
苏宿脸抽了抽,心里想着果然是一对奸夫淫妇。
但这些话,他不可能说出口,也不可能让这两个人知道。
被顾泯打开了话匣子,苏宿便要好好说些话,但顾泯却是摆了摆手,示意不要说话,安静下来,苏宿皱眉,呸了一声,最后说到底,都还是闭上了嘴。
……
……
剑府那边的渔船上,大师兄看了好一会儿的天幕,然后觉着眼睛实在是有些酸,便转过头,揉了揉眼睛,对着粟澈笑道:“粟师弟,你看出些什么了?”
粟澈本来也没看出个什么东西来,这会儿被大师兄提问,只是尴尬一笑,然后摊了摊手。
这两位剑仙的境界太高,他们的境界太低,在很多时候看不出来,其实也是在情理之中。
不过看久了,如果天资还可以,便能在里面看到些微末东西,既然如此,其实也该好好看看。
大师兄抽出怀里的那本书,强忍着没有打开,只是感慨道:“这书里也有一场海上出剑,是斩杀大妖,也是相当精彩。”
粟澈扯了扯嘴角,他倒是发现了,自己师兄自从在自己送了他一套正版的书籍之后,便已经当成了心头宝,这些天的心思一直都在这上面。
说出去谁相信呢,这唐唐剑府大师兄,剑道上的绝对天才,居然是一个迷。
不折不扣的那一种。
这要是传出去,不知道有多少诧异的声音会就此响起。
粟澈想着,怎么自己大师兄就和南陵的那两位差别这么大呢?
——
世上大部分的剑修都在西海,因为那里有一场举世难见的比剑,但梁照不在。
梁照在很久之前便离开了剑庭,来到了北陵。
这个时候他已经来到了大应王朝的都城城门前。
看着这座都城,梁照脸色平淡,看不出心情如何,但他没有停留,一直在向前走去。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