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向神求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上杉清睁开了突然紧闭的眸,目中尽是若有所思。
他刚刚惊鸿一瞥,已经看到了百鬼绘卷中,一位身穿战袍,脚踏黑鱼,驾驭巨浪的雄伟男子画像渐渐的被涂抹上了色彩,焕发了生机。
那是荒川之主,他如此笃定的认为着。
转身,将目光投向远方,透过了锈迹斑驳的墙壁,他仿佛有所感应。
沉寂了数百年的豪杰以另一种身份重临这个世间。
他的对手是谁
除了这个问题,同时,他的心中飞快的联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
“鸣海信吾是货真价实的人类没错”
“但是,他却觉醒了作为荒川之主的力量”
“这不就等于荒川之主重临世间了”
“这难道是什么取巧的方法么鬼神突破梦镜,降临现世的方法”
“听他所言,所谓的轮回转世,百鬼绘卷的主人还起了不小的作用”
“刚刚那个眼神,如果我没感觉错的话,他把我当成了他的故人了。”
“那种人,应该不会轻易的认错人吧那么说我”
谜团一个一个的缠绕在了一起,仿佛一个巨大的杂乱无章的毛线团,让上杉清无从下手去解。
“嗯看来只能指望那本日记能给我一点讯息了”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但是不能确定是不是真实的”
摇了摇头,摒弃杂念,回应了身后二人有些担忧的眼神一个笑容,上杉清按了按耳中的耳麦。
“青莲真希,回来吧,来我的方位,我应该是找到正主儿了。”
“地下水库有一面厚墙,三个出口,正好一人一个,位置我给你标出来,包围过来,堵住口子,别放跑了他们。”
“我应该是被发现了,动静太大,我先进去探探情况,你们尽快。”
随口交代了几句,得到了肯定的回应之后,他蓄力的一拳砸在了大门之上。
沉重的铁门被一拳砸开,难闻的腥臭味混杂着血腥气扑鼻而来,让上杉清皱了皱眉。
映入眼帘的并不是多出人意料的场景。
无数的鱼人脑袋人头攒动,空气潮湿极了,漫天尽是水汽,地上有很恶心的粘液散落着,这里就像一个异族聚集的部落一样。
这里的空间极其宽广,那个用来泄洪存水的地下水库长有两百米左右,宽也有近百米,深度超过二十米,已经算是一个小型湖泊了。
有些眼熟的人影,正跪伏在水库的岸边,头触地面,正在念念有词。
是那个上杉清放出的诱饵“美鳞”。
上杉清双目一扫,转了一圈,心中已经有数了。
收藏品协会的卷宗记载过,所谓的“深潜者”,也就是日本古书记录的“观音众”,这些两栖类的鱼人,就是“海德拉”与“大衮”的忠诚信徒。
他们多来自于深潜者与普通人类的杂交,在成年之前会以普通人类的状态存活,但一旦遇到“特殊情况”,就会渐渐的化身为拥有两栖类特征的“深潜者”,同时拥有一些本能般的超凡能力,性格变得暴戾无常,嗜血凶狠,以人为食,丧失理智。
这些特殊情况包括且不限于“精神刺激”,“心理压力”,“接触同族”,“神明召唤”。
这间房间里数百的深潜者,应该就是观音众在东京努力这么久的所有存货了。
这些踏入了超凡之门的生物,的信仰,对于神明来说,是一剂难得的补药。
正如上杉清所看见的,这些鱼人正跟在美鳞的身后,有模有样的跪地祈祷。
而在水库的正中央,一座栩栩如生的九头蛇雕像傲然伫立,高高在上,仿佛在俯瞰这人间。
上杉清很明显的感觉到,他刚刚一踏入这里的时候,那九头蛇的雕像眼睛好像活过来一般,十八只蛇瞳齐齐看了自己一样,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看来,已经被彻底发现了。
心中一个念头转过,上杉清立刻就作出决定。
怎么让敌人难受呢他想干什么,别让他干成就是了。
这是在聚众祈祷,收集信仰
那我就把你的信徒杀光,破坏你的集会,砸烂你的神像,看看你还忍不忍得住咯。
万一忍不住,梦镜坐标泄露,收藏品协会的织梦网可不是吃白饭的,分分钟锁定目标,将上杉清送入海德拉的梦镜中,那么事情就被精简化了。
剩下的部分,用剑来解决。
逻辑通顺,步骤明确,没什么好说的。
上杉清一挥手。
“我去找那个领头的麻烦,左右的鱼人,你们帮我肃清,不要留手,这种玩意儿,我不要活的。”
“杀”
这一个字仿佛在鲜血中浸泡了三天三夜一样狠戾果决,上泉凛对“师兄”言听计从,刘龙人本身也是来帮忙的,对于干掉这种本来就不是人类的深潜者也颇感兴趣,此时领头人发话,他们二人不做分说,一把太刀,一把野太刀分居左右,带着闪耀的剑光飞奔而去,如同两根疾驰的利箭,扎入了深潜者聚集的人堆中。
一边霜寒漫天,一边剑光纵横。
骚乱立刻诞生,并且愈演愈烈,祭祀的仪式被迫中断,美鳞像蛇一样的扭曲着身子站了起来,带着满目的怒火,金黄的竖瞳死死的盯住了上杉清的脸。
满屋子的鱼,就她一条蛇,明显她是首领。
海德拉一般也已“蛇”的形态存于世,这个女人就是蛇,她至少也是个大祭司之类的存在。
换句话说,她应该有沟通“神明”的能力。
上杉清对于左右惨烈的屠宰场视若无睹,不急不缓有节奏的一步一步走向了水库的边缘。
他的身后,一只灰蒙蒙的干枯鬼手骤然而现,带着充盈的蜃气,将所有敢挡住他路的鱼人脑袋全部捏了个粉碎。
不知为何,上杉清对于这只来自于茨木童子的鬼手能够做到如臂指使,用来对敌屡试不爽,好用极了。
他慢悠悠的,走了半分钟,才踱步到美鳞的面前。
无视掉四周横流的血液,还有不怀好意的鱼人目光。
上杉清微微抬眸,面色平静,叹了口气。
“地底五十米,手机是肯定没有信号的。”
“我来之前呢,吩咐了内勤组,截断四周所有的电子通信波动的频率,除了我们的内部频道,你们的消息,通过电子手段,是绝对传递不出去。”
“指望山本家那张牌来救你们,是痴心妄想了。”
他稍一转头,看着割麦子般成片倒下的鱼人,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种规模的异族,你们在东京经营了很久吧”
“损失一个,你是不是都很心疼”
“这可是天生的狂信徒,为你们的神明开疆扩土的忠实炮灰。”
“怎么样”
“要不要向你们的主子,求救试试啊”
上杉清微微笑着,表情活像一个引诱人类堕入深渊的大恶魔。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