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终南神隐 第一百零二章 白雷再袭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柳含烟?”旗袍女听到这个名字,却并没有什么震惊的反应,反而露出了一副不屑的讥笑面容,“是个好听的名字呢,奴家记下了。”

柳含烟不为所动,他一步一步慢慢超前走着,步态轻盈彬彬,丝毫看不出一丝的紧张,更多的则是从容不迫。

“或许你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但你一定见过它。”

柳含烟不知从哪里忽地抽出一把纸伞来,这把纸伞有些老旧,看不出什么特殊之处,可旗袍女看到它后,瞳孔竟猛地缩张了一下,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五魔伞?!”旗袍女惊诧的叫出了声来。

柳含烟点点头,“算你还有些见识,这正是当年驱魔大神、天师判官钟馗的三件灵宝之一!五魔伞!”

旗袍女不敢相信地望着柳含烟手中的纸伞,勉强的挤出笑来,“谁知道你手中这伞是真是假,更何况,那五魔都已在那场丰都之战中失了下落,即使你这是真的,一把空伞奴家又有何惧呢?”

“哦?是吗?”柳含烟始终面带微笑,“既然你无所畏惧,我不妨这就打开它。”

说罢,柳含烟轻轻推开了纸伞,一瞬间,旗袍女感觉像是被什么包住了一样,虽然没有窒息和被束缚的感觉,但总是有种说不上的闷。

“这伞还有一种能力,当它合上时,能将拥有灵力之人围困其中,而当它打开时,便能将周围所有的灵力都困在一个区域,只能进不能出,无法逃离。”

旗袍女不信邪,转身呼了一扇,一道绿色的光波直接将驿站的墙壁凿出一个洞来,旗袍女顺势要跳出去,却一下子被弹了回来。

旗袍女有些狼狈的站起身,警惕的望着柳含烟。

“奴家虽不了解,但冥府上上下下关于钟馗之事也略有耳闻,莫非你便是陪同他叛乱的两个凡人之一?”

柳含烟没有应答,只是笑笑。

“你这家伙,竟然活了这么久,果然钟馗做的都是私友惠友之事!”旗袍女不屑的骂道。

柳含烟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他盯着旗袍女,笑容也一瞬间全部消失了,“曾经钟天师是冥府的英雄,如今被你们这般落井下石,你们不觉得自己很小人?”

旗袍女耸了耸肩,呼起扇子就要扇去,却被诸礼尚一枪干扰。她转过身,准备再次袭向诸礼尚。

就在扇子挥下的一刹那,一道绿色的闪电穿堂而过,将两个人硬生生的隔开了,紧接着,被闪电打穿的墙壁全部爆裂开,“轰隆”一声巨响,整个驿站摇晃了起来,所有人都失去了重心,跟随着倒塌的驿站掉落下去。

索性无人伤亡,柳含烟护着单小小,旗袍女和诸礼尚都凭借着些许身手站稳了脚,一阵浓密呛人的灰土消散后,他们都看到一个挺拔的身影,正缓步踱来。

“白白雷大人!”旗袍女见到那身影,立即低下头,半跪在了地上。

一个圆圆的脑袋从白雷手中被扔下,咕噜噜的滚到了旗袍女的身前,旗袍女定睛一看,失声尖叫了出来,那颗头颅,正是之前的光头男的!

旗袍女瘫坐在地上,惊恐的望着白雷,身体止不住的发抖。

白雷站在原地,将手中的白色长枪铛的一声定在地上,他的身上时不时闪烁一下绿色的电光,纯白的燕尾服在这片飞扬的尘土中竟然一尘不染,配着他高大的身躯以及秀长的头发,就好像是一个圣洁的骑士。

而这个圣洁的骑士在此刻,在旗袍女的心中,却如同一个恶魔。

“叫你们办个事,能办成这样。”

白雷的声音不大,他半和着眼,始终高傲的昂着头,没有正眼瞧过旗袍女一下。

“奴家奴家马上就得手了”旗袍女跪伏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回答道。

“啧。”

白雷的眼睛微微张了一下,一道绿色的落雷精准的击在了光头男的头颅上,顿时那颗头便烧成了焦炭,灰飞烟灭了。

“不——!”旗袍女痛苦的扑了上去,捧着一捧焦灰声嘶力竭的哭喊起来,完全没有了之前矜持的模样。

“这就是你作为封灵师的仪态吗?”白雷轻轻皱了皱眉头,略微嫌弃的瞟了一眼旗袍女,“一个突破了号叫之门的封灵师,在两个凡人面前哭的像个白痴。”

“哦?”白雷的目光凝聚在了柳含烟身上,“我认得你。”

柳含烟没有作声,他很清楚来的这位是十分棘手的人物。

“这一切,可是少不了您老人家的功劳啊。”白雷漫不经心的从怀里掏出一块手帕,轻轻的擦拭着手,“先是利用食发鬼将那家伙引出去,再放他们进来找这小姑娘,好一个请君入瓮。”

柳含烟笑道,“你都知道了。”

“我呢,也是公平的。可以明确告诉你,那个有鬼王面具的家伙,我一定要杀。”白雷收起手帕,面无表情的说到。

“也可以给你们个机会,告诉我他在哪,我留你们条命。”

“樱子,离开这儿,打开能量屏蔽。”诸礼尚按着耳机说到。

白雷轻轻侧过脑袋,望向诸礼尚,“你小子,我也见过。”

旗袍女颤颤巍巍的站起身,垂着头,整个身体都崩垮着,她的声音变得有些森冷,“白雷你利用我们,这不是冥府的命令”

白雷轻轻嗤笑了一声,“呵,你才发现吗?冥府确实没说要杀他,而是邀请他参加‘门会’,叫你们杀他的人是我。”

“那又怎么样呢?没有我的协助,你们可以进入号叫之门吗?不过是一对可怜的臭虫罢了!”

“我杀了你!”旗袍女抬起头,瞪着猩红的眼睛,她怒吼一声,举起扇子,扇子忽然变得巨大无比,旗袍女用尽全身力气,嘶吼着将扇子扑打下去,顿时,数十个闪着绿光的龙卷风凭空骤起,犹如上百头凶恶的野兽,扑咬向白雷。

柳含烟和单小小在旗袍女的身后,并未受到影响,而诸礼尚却一瞬间被吹到半空,重重砸在了一块开裂的水泥上,一下子晕了过去。

白雷轻轻叹了口气,用手握住长枪的柄部,抬起头,有些失望的瞧着已然暴走的旗袍女。

“怎么就不明白呢”

“我们是有差距的啊”

话音刚落,一道极为凶悍强劲的闪电从白色长枪的墙头射出,连数击碎了旗袍女的好几个风团,直直击中了旗袍女的胸口,旗袍女应声跪倒在地,她的表情定格在了上一秒的愤怒与不甘之中,噗通一声重重砸在了地上。

两秒钟后,所有的飓风团都消失了。

白雷轻轻走到旗袍女的身旁,将长枪的枪头插进旗袍女的腹部,长枪像是一个吸管,源源不断地将旗袍女体内的灵力吸送进了白雷的体内。

“你们不都很好奇吗?我是怎么变强的”白雷的表情闪过一丝狰狞,他贪婪的闭上眼睛,昂起身子,享受着被疯狂传入自己身体内部的灵力。

“这就是答案啊!”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