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田园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魔法骑士!!”
“龙族试炼,第七重。”
威严的声音自脑海深处响起,牵引得颅内传来疼痛的感觉。
“我怎么……又会梦到龙族?”萧山猛地从床上坐起,深邃的眼瞳中充斥着惊讶。
一滴汗自脸庞缓缓滴落,血色夕阳自窗棂处照射进来。
本就白皙的脸庞上多了些玫瑰色淡晕,因为和衣而睡,白衬衫的领口两粒扣子未系。
肉色的肌肤,散发着淡淡的光晕。
……这已经是他不下二十次,梦见荒古巨龙。
一位擎天而立的勇士,昂起它巨大的头颅,双眸喷射出柱状火焰直入云霄。
但这只是恍惚的印象,毕竟梦境的事件他只能笃定地觉得些许,较为真实的存在。
他知道那些事情全都发生过,但他不知道自己在里面有什么样的角色,做过什么。
此刻,剧烈跳动的心脏个门外一下、一下又一下敲动着木头的声音相呼应。
这使他急忙爬起,极好扣子便出门……
屋外,繁花遍地。一个满手都有些皲裂的老人,佝偻着背,在水泥台阶上用小巧精致的锤子,一下一下、敲打着柏木球杆的“拍子”处。
“你在做什么?”
老人抬头看了他一眼,皱着眉头说道:“醒来了就去除草,不要磨磨唧唧!不然我用新制球杆来问候你的屁股。”
这是个凶悍的老头……萧山不禁想道,要不是自己家门破产,无处可去的话真不会跟他在这里瞎耗……
所以,他也只是表面听从这位在自己躲避债务而逃到深山,饿到两眼冒金星的时候,打开门,看到他后犹豫下,随即便从手中拿的黑色袋里取出一个馒头,递给他。
“唉……你也可怜,来到深山里都有苦衷,不如日后就跟着我吧。”老人看着他狼吞虎咽的吃相,便说道。
真是个好人……他心中当下一片涕零。
谁知,真正听从老人差遣,还被莫名其妙收了徒弟才知道,那袋子……平日里用来装垃圾。
他也终于明白,馒头怎么会有股酸味。
想到这,他能把自己的胃给翻江倒海一番……
每天吃的由老人安排,他碰不到厨房,但除草、种花、浇水以及照料蔬菜,全都靠他。
也不知这糟老头子怎么想的,种将近两百株其貌不扬的小花,还有那不足半倾的蔬菜。
明明自己和他每天吃的野菜汤,鼾得不要不要的,虽然时不时吃些山中野味,但那是老头儿磨好他的『竹箭』以后,才会打猎。
也就是说,一个月他应该能吃5次野味,无非鹿、山羊、山猪之属。
他也不和老人交流,毕竟一天下来就已经累够呛了……
但今天,这个糟老头子却告诉他:这两天会有骤雨让他加倍干活,还要修补已经摇摇欲坠的房屋……
他是在一次浇花中晕倒的,醒来后,就睡在自己的房间。
老头子一如既往的闲,用锤子敲打着柏木,听得他胸腔内一阵怒火中烧!!
“死老头,我忍你很久了!我告诉你,今天再让我干活!!我就杀了你。”他的眉头都在一瞬间拧成了一团。
随即,老头子停下敲打。
冲着他,摆了摆手。
这回倒轮到他懵圈了:“咋了?”
糟老头子这是要干嘛,得不到就要毁掉不成……
他心下,登时一惊。
“你我缘分已尽,收拾下行李,雨停了我就送你下山,去完成你本来的使命。”老头的话铿锵有力,语气抑扬顿挫,把萧山说得一愣一愣的。
“我是?”他发出了哲学自醒。
“你就是你,这几日你吃我山中仙品,滋养身体,虽然这是灵气枯竭之地产生的,但仙品种子的力量已经足够恢复。”老人用徐徐的语气柔声说道。
这么看,我吃得都是些“山珍海味”,老头怕我像吃人参那样子,吃太多直接嗝儿屁才不让我多吃的?
一瞬间,懊悔、难过、揪心的疼痛旋即涌上心头。
“扑通”跪地:“师父!!我再也不抱怨你把我的头剃光!再也不抱怨你让我砖头吊大雕!再也不抱怨你每天给我干不完的活!!!虽然这些事你不是人,但此刻我觉得您就是活神仙!!!!”
老头子用手抹去了额头汗水,颇有仙者风味的笑道:“再不起来,我借你的裤子全给我洗一遍!”
萧山离开起身,拿起一旁的锄头猛地朝台阶下的土地,抡去。
不小心磕到石子,他微微一笑,调整抡的角度以及速度而后……不仅抡到了泥土四溅、还使石子飞迸出去。
从小他的母亲就告诉他:“你不是普通人。”
而他,到底是谁呢?这个困扰他十年的问题这段时间也逐渐豁然开朗。
“我是个智障!”
希望得知自己因付不起债而谈跑的母亲,不要生气;父亲依然会笑着说道,“没事,你会干成大事的。”
而那帮血妈难搞的债主,能对他们温柔一点。
顶多就给送进去,就行了。反正没钱。
少一分口舌,多一分理解,噢耶!
干着干着,很快到了晚上。
夜幕沉到西边,霞光于天空铺开。
他接着微弱的光芒,放下了锄头,此刻,厨房飘出了香甜的空气。
他激动得顿时无以复加,“老头,给我盛一碗!”
迈着二师兄步伐,一摇一摆的,向厨房走去。
一碗『面拌汤』上面飘了些绿色野菜,目测有蒲公英杆子的汤,吸溜一口,被他端在手里。
笑道,“老头,你真行啊!”
没有调味品,只有原料,也能做得如此之好吃。
要不是劳资没钱了,我一定让你当我的首席厨师长!!
……现在嘛,也挺好的。
他把目光投给只余下不足十分之三夕阳,霞光让天上云彩散发如同泥塑的光辉。
他突然明白老人为啥经常发呆……目之所及,皆是缘与回忆。
人,应当如何过好这一生呢?
这个问题有解吗,没有吗,应该有吗还是说,从来未出现。
真是这样,那可真是一件悲伤的事情。
他不希望自己的一生碌碌无为,这个想法,直到他破产而无法成为富二代都没消失。
虽然他一直努力跟随传承,希望能够子承父业,顺利继承家产。
也羡慕那些“不努力就回家继承家产”的人们。
没有爱情,渴望亲情、却最终,马失前蹄在了友情。
自己的挚友背叛,篡权使公司成为他人蹄下之物,而自己,却成了众矢之的。
有钱,快乐吗?没钱,会快乐吗。会的。
人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嘛……
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力道不轻不重的,老迈的声音传出,“小年轻不要发呆,老了回变得很痴的……唉。”
老头的声音,让他心里如同打了一剂清心剂。
内心顿时豁然开朗,他回头,看到老人手里也端着一碗,比他更少半碗的食物……顿时,心中百中滋味生起。
“你吃那么点,够吗?”
“够了……”和煦一笑,老人坐他旁边,眼神愈加深沉。
“我年轻的时候,爱过一个女人,后来她背叛了我,我的家里其他人都锒铛入狱……而我,作为独生子,逃到这里,我有一个儿子如果他能长大,应该也和你一般大了。”
他发现,老人望他的眼神,十分和煦。
“老头,我吃饱了。”年方二十岁的他,端起碗离开,去往厨房。
他知道,老人一定会望着夕阳,背对自己。
“台阶上尘灰太多了,有空得多打扫打扫……”
他如是想道。
这时,老人的灰色道袍袖口突然随风摇曳……
他的苍老双眸,随即闭了下去……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