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圣职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面对绫子最强的攻势,李舜生手中竹剑一动
穆然!
一瞬,场中两人身体瞬间错开。
绫子双眼微微扩张,愕然的看着手中那前端已断,断口处看起来平整光滑的竹刀
怎么会!?
砰!
一声落地声传来,不远处半截竹刀掉落在地上
“不是吧,斩断了?”
“太夸张了”
面对四周的惊讶声,李舜生回身看向那个背对着自己的绫子,剑已断,她已无力在战
“社长”
“社长”
这时剑道社的其余社员都是围了过来,一些女生还用杀人的眼神瞪了一眼不远处的李舜生,似乎在怪他太过分,居然把社长的剑都给斩断了
“你这样算犯规了”这种把对手的竹刀斩断,已经在剑道比试的禁止行为之中,一些剑道社的成员看着李舜生怒道。
李舜生听此,脸色也是有些愕然,这个事先可没有说过,不过谁也没想到他居然可以斩断竹刀。
“好了!”一声冷喝,绫子阻止了其余社员的话语,她回身看向李舜生
她身上的气息有些凌乱,脸色有些苍白的红,大概是刚刚那一剑太过消耗,导致她的精神有些萎靡
不过面对一剑击败自己的李舜生,绫子目光还是有些倔强的看着他:“是你赢了,答应你的事,我会遵守的”
这大概是她最后的骄傲,遵守自己的诺言
“得罪了”
李舜生看了她一眼,微微点了点头,绫子能遵守诺言自然是再好不过,将手中的竹刀交于一旁脸色还有些怒意的剑道社成员,李舜生转身打算离开此地
“等等”这时背后的绫子突然又是叫住了他的脚步,李舜生转身回头,疑惑的看向绫子,以为她是打算反悔
绫子看着李舜生,目光有些挣扎,她咬了咬贝齿,脸上苍白的红似乎更盛了些
“你”声音细微如蚊,抓着竹刀的手更加的用力了些
“你全名叫什么?”
剑道交锋,一个轻易击败自己的对手,若是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那不就等于被一个无名之辈打败了吗?这对修习剑道的她来说是莫大的耻辱
绫子只知道眼前的男生姓李,全名叫什么却是不知道。
只是眼下这个情况,要自己亲口问一个男生的名字,这让高傲如她心中也是产生了一种极大的羞耻感,一时竟是红透了耳根
周围的剑道社的成员看到自己的社长居然这般模样在问一个男生的名字,一个个也是呆落木鸡,没想到那个高傲的社长还有这样的一面
“李舜生”李舜生倒是没有如何,他见绫子问自己的名字,也是将名字告诉了她
李舜生
绫子在心中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默默的将这个名字记下了
“学姐要是没有其他什么事的话,那我先告辞了”这时李舜生见绫子没有什么话要说,他又是开口道。
目光再次看向眼前的李舜生,这一刻的绫子,身上的锐气似乎已经消失了,她看着李舜生张了张口,最后摇了摇头道:“没没事了”
点了点头,李舜生转身在一众学生好奇崇拜的目光,以及男生们的兴奋的叫声中离开了剑道社
男生们自然是兴奋异常,因为李舜生为他们男生长脸了,被清宫学姐压制的男生们对清宫是又爱又恨,但是奈何无人能敌,如今被李舜生一剑击败,如何不让他们兴奋
“听说清宫学姐曾经放出话,说能打败她才可以和她交往”
“好像是有这个传闻,不过听说清宫家是开道场的,作为长女大概也是在挑选道场继承人,哈哈,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四周学生议论纷纷,很快也是解散
“社长”场中,剑道社的一些成员围在绫子身旁,有些担忧的看着她,李舜生的那一剑可以说的彻彻底底的将她击败,大家都是很害怕这个一直很严厉,对自己剑道又很自信的社长突然想不开。
“我决定了”一直看着李舜生离开方向的绫子开口了,大家都是惊疑的看着她,等待着她接下来的话语
“从明天开始,加大强度训练”
“诶~~~为什么啊?”听到这话,四周社员顿时大呼了起来,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废话别那么多,给我加大强度就是了”
“诶~~”
“”坐在窗口处的李舜生目光看着外头,那事之后他在班级是出名了,就算是在上课,都会有人偶尔偷偷看他
这要是坐前排,怕是一节课都要接受无数道目光的扫射,好在他是坐在后排角落的位置,目光比较少。
不过这事已经不再李舜生的考虑范围,坐在座位上的他脑海中回想着昨晚之事,那白衣人的话语让他很在意
那白衣人既然知道他宗门之事,想来应该与那镇压的妖魔有关,只是现在线索太少自己完全没有办法确定白衣人的身份
而且师傅说过,那妖魔被分别镇压于八大洲上,如今自己所在不过是其中之一。
沧海桑田,世界变化,镇压之地早已不知在何方,但是想要找出来也不是没有办法,他手中的斩妖剑在一定距离内可以感应到那妖魔所在,若是没有猜错,那镇压之地据此没有多远
如今能确定的是,那妖魔应该已经苏醒了,只是还无法脱困,若白衣人与那妖魔有关,有可能是在想办法帮助那妖魔脱困
若是如此,那白衣人昨晚去神社应该也是有什么目的的
想到此,李舜生目光看向斜对面的一个背影
日暮茜,日暮神社的巫女,李舜生对这种修者还是挺陌生的,只知道上古时期出现在这片土地上,被称为圣职者,神的代言人,属于神道一系。
与修道和修佛的不同,这种人的力量一般源至于所属神,个别一出身就能得到强大的力量,被称之为灵力,纯净而强大,可以净化一切污秽的力量
如日暮茜体内所拥有的灵力就十分强,不过因为没有足够的修行,所以力量并未发挥多少。
昨晚一战之后,她和她爷爷两人都是受伤,所以也没有机会询问,如今看来得找个时间问一下白衣人一事,或许能明白一二,李舜生看着那道背影,心中暗道。
不过在此之前,他得去寻到那处镇压之地,看一下那里的情况
()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