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画灵符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在禅子一阵解释之后,误会也是解除了
“是这样子吗?他真的没有欺负你吗?”禅子的父亲看着禅子问道,语气之中满是担忧和关心。
“是真的,李没有欺负我,只是只是看你没事了,我高兴才哭的”禅子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又是歉意的看了一下李舜生
李舜生倒是没什么,父亲担心自己的女儿也很正常,他微微一笑,表示没什么关系。
“真是抱歉了,李施主咳咳”听禅子这般说,禅子的父亲也是知道自己误会了李舜生,转头看向李舜生,打算跟他道歉,只是刚说几句,就突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脸色也是一下子苍白的吓人
“父亲,你没事吧”看着脸色突然变得苍白的吓人的父亲,禅子也是被吓到
“快扶他躺下”李舜生见此,脸色一变,赶紧让其赶紧扶着她父亲躺下。
“我父亲怎么了?”禅子慌张的看向李舜生问道。
“一口气没提上来,导致体内气息变得凌乱”本来被妖气入体,又是吸收了大量的鬼气,早就元气大伤了,如今又是突然动气,体内元气全乱了,这一下更是糟糕。
“那会怎么样?”禅子听到李舜生这话,顿时是紧张了起来,一股不好预感出现
李舜生看了看一脸慌张的禅子,想了想道:“可有笔墨,朱砂,黄纸?有的话拿来给我,我有办法稳住你父亲身上的伤势”
禅子一听,脸色一愣,不知道李舜生为何要这几样东西,但是此刻哪有时间问原因。
“有,我这就给你拿来”起身站起,禅子说了一句,就匆忙向外跑去。
寺庙之地,这几样东西自然是有的,很快禅子就将笔墨,朱砂和黄纸拿到了李舜生的身前。
“是这些没有错吧”禅子看着李舜生问道。
李舜生微微点了点头,他伸手拿起一张黄纸,将其铺在眼前,那禅子见此也是心领神会立马动手帮忙研墨。
另一边,李舜生凝神静气,将自身状态调到最好,接下来他将画一张疗伤的符篆。
“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不可出声打扰我”抬头看向身前的禅子,李舜生肃然说道,画符篆是师门的基本功,李舜生从小就在学,自然是会。
但是虽说是基本功,也不能大意,需要全神贯注不可被打扰,否则将前功尽弃,而且还会伤到自己,所以他必须提醒禅子。
禅子见到这般严肃的李舜生,脸色一紧,咽了咽口水,郑重的点了点头,此刻不管李舜生说什么,她都会竭尽全力的照办,毕竟这关乎自己父亲的伤势。
见此,李舜生提笔坐直了身体,沾了下砚台中的墨水,他看了一下身前铺好的黄纸,手中之笔轻轻落在黄纸之上
在那一瞬间,眼前的禅子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全神贯注的李舜生,只见在李舜生落笔的一瞬间,他的全身上下突然散发出了一层光芒,光芒从上至下,犹如一条小溪般向着他右手中的笔流去,流向了笔尖
笔尖落在黄纸之上,一笔一画,好似有光芒流向那笔画之中般,给人一种仙神之路的错觉
这是什么?!禅子看的是目瞪口呆,眼睛带着震惊看向执笔之人
此时李舜生凝神静气,口中也是念念有词,手中之笔犹如龙走乾坤般,不停顿不中断,整个人仿佛沉浸在一种超然的状态之中
直至笔尖滑到了最后,最后一道光芒流入了其中
李舜生目光一动,口中咒语也是刚好念完。
刹那,提笔!
轰然之间,眼前黄纸之上的符文突然发出了一道耀眼的光芒,紧接着又是快速隐入其中,李舜生见此,脸色微喜。
成了!
“已经画好了,你把它拿去”
他抬头看向禅子,打算教她如何使用这张灵符,却见她此刻微张着小嘴,一双大大的眼中满是震惊之色的看着他。
“李,你确定你不是阴阳师?”禅子看着李舜生再次问道,不仅会画符,而且还整个人都在发光,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李舜生摇了摇头,没有多做解释,拿起灵符递给禅子,提醒道:“快将这灵符烧化之后溶于水中,然后给你父亲喝下,不然你父亲可要坚持不住了”
一听这话,禅子瞬间紧张了起来,哪里还管其他,接过灵符就匆匆跑了出去。
“用热水还是凉水啊?”很快外头又是传来了禅子的疑问。
“温水最好”李舜生提醒了下,目光看了一眼禅子的父亲,然后微微闭上了双眼。
他所画的灵符并非俗世之中那些符,画这张灵符不仅消耗精神力,还消耗体内的法力,若是在天地灵气充裕的情况下,完全可以沟通天地灵气,将其注入进灵符之中。
只是如今不一样,天地灵气太过稀薄,支撑不了画一张符,即使是疗伤的灵符,也是很困难,所以只能消耗自身的法力来画,画一张符篆差不多要数个时辰的修炼才能恢复。
弊大于利的情况下,李舜生也不想浪费自身的法力,而且有斩妖剑在,对付那些妖魔鬼怪也不需要用到符篆。
若非禅子的父亲在紧急关头,他也不需要消耗自身的法力来画一张灵符来救治。
哒哒!很快外头传来了脚步声,李舜生睁开了双眼,就见禅子端着碗走了进来,来到了他的跟前。
“给你父亲喝下吧”说着,李舜生帮忙扶起她的父亲,一旁的禅子点了点头,将碗中灵符融入的温水给她父亲喂了下去。
只见那灵符所化之水,一被她父亲喝下,马上就有了起效,那苍白至极的脸色慢慢的开始变得红润了起来,身上的气息也变得平稳了下来
禅子见此,脸色大喜,目光带着惊喜看向李舜生
“真的有效果了,李”
“嗯,这样子你父亲就没事了,休息几天就能好起来了”李舜生淡淡说着,让她的父亲躺了下去。
“李,那张符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如此厉害”见自己父亲已经平稳了下来,禅子又是开始好奇了起来,那符水简直就是灵丹妙药,一喝下去居然马上就见效,而且效果还特别的好。
“一道灵符罢了”李舜生淡淡说道。
“灵符吗?这个不是阴阳师才能画的吗?为什么你也会啊”
“阴阳师吗?好像是这样没错,不过这也不是他们的专属”李舜生对这一片土地上的阴阳师也有所了解。
传闻是上古之时,有些修士从大陆来到了这里,将一些道术传了下来,后来被这片土地的修者经过修改和融合,成了如今的阴阳之术。
他们用这阴阳之术斩妖除魔,在这片土地上开拓疆土,守护世人,而如今似乎也还存在着,如那日暮茜的爷爷就是
想到这,李舜生就想到这么晚,自己没有回去,也没有跟他们说,会不会让他们担心,想着要不要回去之时,他突然脸色一变,转头看向外头
“我就感觉这边有一丝的鬼气存在,特地过来看看,没想到好像已经被人捷足先登了啊”一道年轻的声音传来,黑暗之中一道身影出现在李舜生的视线之中。
身影渐渐清晰,只见一个头戴乌帽子,身着狩衣,下身穿着指贯,手中拿着一面蝙蝠扇,看其模样还是一个年轻的少年郎。
()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