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异拼图_第四十一章 这里面有问题!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虽然是黄昏时分,但街上并没有像洛县那般冷清,依旧有人在街上游荡着。
街上的一些茶肆、酒楼等等,生意也依旧火爆。
这里终究不是洛县,而是府城,要比洛县繁荣得多。
在刘元的带领下,柳毅等一大群人在街上浩浩荡荡,朝着城南走去。
城南的房屋低矮破旧,大部分都是一些外来人员或者一些府城最底层人员居住。
九指就住在城南。
“掌印大人,这里就是九指的祖宅。本来他家还算是殷实,只可惜父母亡故后,九指好赌成性,将家里的东西都卖光了。唯一没有变卖的就是祖宅,但也被他临死前给抵押给了赌坊。”
刘元详细的给柳毅介绍九指的情况。
实际上这些情况在卷宗上都详细的记录着,柳毅看了一眼,多多少少也都知道。
柳毅没有说话,而是仔细观察着屋子四周的情况。
他发现九指的屋子四周都有房屋,而且还隔的很近。
“灰叔,去问问九指周围的邻居,最近几天他们有没有听到或者看到九指有什么异常?”
“是,少爷。”
灰叔带了两个人去询问。
柳毅朝着屋内走去,只是,刚刚走到大门口,却看到房门被一把锁给锁住了。
“谁上的锁?”
柳毅问道。
刘元迟疑了一下:“应该是赌坊的老板刘老疤让人锁的,九指的这座祖宅已经抵押给他了。掌印大人,我让人来开锁。”
“不用了。”
柳毅闻言摇了摇头。
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柳毅直接伸出了手握住了门锁,随后使劲一捏。
“嘭”。
一声脆响。
在众人惊愕的目光当中,门锁断裂了。
柳毅仅仅只是单手握住门锁,就将门锁捏断,这得多么恐怖的力量?
这还是人吗?
哪怕是刘元也心中无比惊骇。
他算是上一任异人的心腹,因此他知道异人的一些能力。
但即便上任异人,也没有空手捏断门锁的这种能力啊?
柳毅看起来身躯也很单薄。
怎么单薄的身躯下,却蕴含着如此恐怖的力量?
柳毅没有太惊讶。
实际上这段时间,他渐渐熟悉了自己的力量。
其中,最让他惊喜的就是身体的力量。
这一次,他捏断门锁,根本就没有动用异物的力量。
异物的力量动用一次,就相当于消耗自己的性命,不到万不得已最关键的时刻,柳毅都不会使用,又怎么可能因为一道门锁而消耗自己的寿命?
因此,他纯粹是用的自己身体的力量。
在变成异人后,柳毅的身体渐渐产生了变化。
已经不惧疼痛,而且力大无穷。
就和当初在老宅当中遇到红袖的活尸一样,十几个护卫都拉不住红袖。
现在柳毅也差不多,力量非常强悍,已经不是普通人能想象的。
柳毅知道,这是玉簪子在潜移默化的改变着他的身体。
或者说,这是玉簪子异力的“副作用”。
玉簪子本来就能把人变成活尸。
柳毅现在这个样子,还有心跳,看起来不是活尸,但实际上已经具备了一些活尸的特征了。
柳毅捏断了门锁,随后将门锁仍在了地上。
“吱呀”。
房门被推开,屋内的门窗都紧闭,空气很浑浊,甚至还夹杂着一丝尸臭味。
“刘元,这是一起怪异事件,要想找到其中的规律和线索,不是那么容易。所以从现在开始,我的每一句话,还有周围的每一个关键地点,每一个细节,你都要记录下来,制成档案,以便复查,能不能办到?”
柳毅忽然停止了下来,对着刘元说道。
这也是柳毅另一世记忆的一些经验。
归纳、总结,查漏补缺,在这个时代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想到,并且实际去做。
但柳毅不一样。
他很清楚,怪异事件当中要找到规律有多么困难。
有时候甚至只有一丝线索。
如果抓不住,或者遗漏了,那再想找到规律就太难了。
因此,怪异事件当中每一个关键地方,每一个细微线索,甚至每一句说的话都得记录下来。
当然,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不是谁都能做这个“记录员”。
这需要非常强的归纳能力,以及洞察能力,哪些该记录,哪些不该记录,这都得心里有数。
刘元也很清楚,这是柳毅对他的考验。
如果他办不到或者办砸了,那么他恐怕就真的没有机会留在异人司了。
于是,刘元一咬牙道:“掌印大人,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准备笔墨。”
柳毅点了点头。
这里附近也有一些店铺,购买一些笔墨纸砚还是不成问题。
没过多久,刘元就回来了。
他的手中已经有了毛笔与纸张,随时准备着记录。
柳毅没有再管刘元,而是直接开口说道:“房屋凌乱,灰尘密布,没有明显打斗痕迹与血迹……”
柳毅一边说,刘元就在一旁记录着。
实际上,柳毅在说这些的事,他的脑海当中也闪过了无数个念头。
对于这一起怪异事件,柳毅没有一点小觑。
相反,他更加小心谨慎。
没有一起怪异事件是容易解决的。
这是他第二起怪异事件,这一次没有了安元生,柳毅必须靠自己,带着其他人一起解决这起怪异事件。
虽然责任重大,甚至柳毅身上还肩负着许多人的生命,但柳毅却很冷静。
似乎越到了这种时候,他就越冷静。
“九指就是在这里上吊而死,地面还有一些滴落的尸水形成的污渍。”
柳毅脑海当中仿佛有了画面。
一个寂静的夜晚,一个烂赌鬼输掉了祖宅,变成了一无所有。
他心灰意冷,万念俱灰,拿了一根绳子,在绝望当中默默的死去。
柳毅站在原地,他闭上了眼睛。
这个时候,他仿佛“看到”了房梁上挂着的那一具尸体,“看到”了九指脸上的不甘与后悔。
只是,有一个问题。
九指并不是最近几天才成为烂赌鬼,实际上十几年前,九指就已经是烂赌鬼了,将家里能卖的东西都卖了。
但就算是他再烂赌鬼的时候,也没有想过用祖宅去换取赌资。
这很可能是他的底线。
可为什么偏偏这一次,九指选择孤注一掷,用祖宅去赌?
十几年坚守的底线,瞬间崩塌?
这里面有问题!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