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异拼图_第四十二章 我问你答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唰”。
柳毅重新睁开了眼睛,他冷冷的问道:“九指去的是哪一家赌场?”
“是长乐坊!对,就是长乐坊,青州府城最大的赌场,听说与知府大人还有些关系。”
“长乐坊么?”
柳毅没有在意刘元后面的一句话。
长乐坊与知府有关又如何?
只要牵涉到怪异事件,那就归他管。
“少爷。”
这时,灰叔等人也回来了。
“灰叔,问出什么线索了吗?”
灰叔看了一眼刘元,随即沉声道:“少爷,我带着人将九指祖宅附近的人都问了个遍,他们在九指自杀的前后几天,都没有听到或者看到什么异常。”
“没有么?”
柳毅也没有失望。
这反倒是印证了他的某个猜测。
如果九指真的是死于异物,那么这件异物一定非常的隐蔽。
隐蔽到除了九指,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甚至都没有一点察觉。
这么隐蔽的异物,似乎与玉簪子又不一样。
柳毅经历的玉簪子事件,一开始玉簪子就利用异力洞穿了宝儿、绿竹、红袖等人的脑袋。
玉簪子一直都留在红袖的脑袋中。
如果对怪异事件了解的人,实际上只需要一开始强行闯入老宅,大概就能找到玉簪子了。
玉簪子并不算隐蔽。
但这一次不同。
这一次怪异事件当中的异物很有可能相当隐蔽。
柳毅也是从卷宗,加上实地考察,渐渐抽丝剥茧得到了这么一个结论。
“异物很隐蔽!”
柳毅缓缓开口。
身边的刘元也心中心领神会,立刻记录了下来。
“少爷,接下来怎么办?”
“当然是去长乐坊!”
柳毅现在唯一能找到的线索,就是长乐坊。
他当然得亲自去查看一番。
于是,一行人直接离开了城南,来到了城北最繁华的地段。
那里坐落着一座奢华的赌坊——长乐坊!
尽管已经到了晚上,但长乐坊依旧灯火通明,隐隐从里面传来了阵阵喧闹的人声。
显然,还有很多人沉迷于赌坊之中。
柳毅直接带着人准备进入长乐坊,却被外面的几名壮汉给拦了下来。
“你们是什么人?”
这几名壮汉看到柳毅等人有点不对劲。
不像是官差,但也不像是来赌钱的,一个个的反而神情凝重,隐隐有一种来者不善的气势。
柳毅看了一眼这几名壮汉。
“啪”。
灰叔等护卫已经抽出了大刀,一时间明晃晃的刀锋让几名壮汉心中一颤,不敢有任何动静。
柳毅没有理会,直接踏入到了长乐坊内。
刚刚进去就看到了长乐坊内人头攒动,空气中有汗水味、胭脂香水味等等混合的气味,让柳毅微微抽了抽鼻子。
“长乐坊谁主事?”
柳毅朝着旁边的刘元问道。
“长乐坊的老板叫刘老疤,就住在长乐坊。”
刘元轻声回答。
柳毅目光在人群中一扫,随后开口道:“刘老疤,出来。”
顿时,长乐坊内的声音稍微小了许多。
许多人都诧异的看着柳毅等人。
谁不知道刘老疤在青州府内手眼通天,甚至与知府有着一些关系。他开的赌坊,没有人敢来找麻烦。
但现在,似乎有人来找刘老疤的麻烦?
只是,赌场内依旧人声鼎沸,淹没了柳毅的声音。
那些赌徒可不管什么人来找麻烦,他们都输红了眼,只想继续赌下去,至于其他的事,他们不想知道,也不想参与。
柳毅微微皱眉:“太吵了。”
这时,刘元心领神会,立刻向前走了两步,并且高声大喊道:“异人司办事,闲杂人等离开!”
“异人司?”
长乐坊的人面面相觑。
谁也没有听说过异人司。
刘元脸色有点尴尬,但他还是一挥手,顿时,异人司的护卫立刻上前,抽出了大刀,直接砍在赌桌上。
顿时,赌场内发出了阵阵尖叫声,许多赌徒都没有了兴致,迅速的躲在了一旁,甚至离开了赌场。
“你们是衙门的人?”
这时,从二楼传来了一道粗犷的声音。
刘老疤出现了。
长乐坊都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他当然得出来看一看。
刘老疤脸上有一道长长的刀疤,看起来狰狞恐怖,走起路来脸上的横肉不断的颤动,身后更是跟随着几十名彪形大汉,一脸凶悍的模样。
“我在青州府也有十年了,怎么没有听说过衙门里还有一个什么异人司?你们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就连知府大人……”
话还没说完,柳毅就打断了刘老疤的话,冷冷的问道:“我问你答,九指是不是来过你这里?”
被柳毅打断话头的刘老疤很不满,他恶狠狠的瞪着柳毅道:“什么九指?不认识!我告诉你,再不滚出去,我把你们都统统绑到知府衙门,让你们都蹲大狱。”
柳毅的眼神更冷了。
他猛的上前一步,瞬间靠近了刘老疤,甚至吓了刘老疤一跳。
柳毅直接用手猛的抓住了刘老疤的手,并且捏住刘老疤的手指,使劲一掰。
“咔嚓”。
刘老疤的手指发出一声脆响,已然被柳毅直接掰断了。
“啊……我的手……”
刘老疤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他的一根手指已经变形,整个人疼的冷汗都冒了出来。
“我说了,我问你答。这次是一根手指,下次就是十根手指。”
柳毅的声音依旧平静且冰冷。
但这一次,刘老疤却不敢轻举妄动了。
他身后的手下,本来要冲上来,结果被灰叔亮出了锋利的大刀,一个个的都傻眼了,犹豫着不敢上前。
灰叔等人可是经历了怪异事件。
他们连异物都解决了,还怕这些赌场的护卫?
这个时候,刘老疤也知道碰到硬茬子了,尤其是刘元又补充了一句:“掌印大人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不要隐瞒。否则,知府大人也救不了你。”
“是,我一定有问必答。”
刘老疤彻底老实了。
“九指是不是来过你这里?”
“对,来过,那个烂赌鬼把祖宅都抵押了,但却没钱还我的银子,我只能收了他的祖宅。你们是调查九指自杀的事?那是他自杀,我可没逼他。”
“他为什么要抵押祖宅?”
“那种烂赌鬼,为了赌什么都干得出来。”
“可是九指十几年了,也没有把祖宅拿出来赌,为什么偏偏那天要拿祖宅抵押?”
柳毅的话让刘老疤微微一愣,他也有些犹豫的说道:“对啊,那个烂赌鬼虽然嗜赌成性,但的确没有把祖宅拿出来赌过。的确有点奇怪,那天九指就好像中邪了一样,对,就是中邪了!”
“那天九指好像很自信,就仿佛他知道自己会赢一样。除了刚开始几把小心尝试而外,后面几乎每一把,他都是把自己的一直全部押上。就算是再疯狂的烂赌鬼也不会用这样的方法去赌。”
刘老疤现在想起来也的确很奇怪。
那种方式去赌,无论之前赢了多少把,但只要输一把,那就得全部输光。
再嗜赌成性的赌徒都不会用那种方式去赌博。
但偏偏九指却用那种方式,还不是赌一次,而是连续赌了很多把,每一把都这样。
这的确有些邪门!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