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异拼图_第七十七章 失控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贾白神情凝重,他已经做好了与异物正面对抗的准备。
他的手也猛的向下一抓,似乎立刻就能抓住这件异物。
只是,下一刻,意外发生了。
“唰”。
贾白的手一下子落空了。
他的面前空空如也。
异物消失了!
贾白微微一怔,但柳毅却仿佛预感到了什么,立刻浑身紧绷,环顾着四周。
异物消失了,这不正常。
而眼前这只绣花鞋消失,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瞬移!
绣花鞋瞬间移动了。
但它移动去了哪里?
柳毅没有察觉到危险。
甚至连体内的玉簪子也没有任何躁动。
这时,柳三却一声大吼道:“异物在这里!”
“异物?”
柳毅、贾白都顺着声音看去。
果然,那只消失的绣花鞋,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来到了柳三等人的身前。
准确点说,是来到了赵员外面前,并且刚好落在了赵员外的影子里。
“柳三、柳四,退后!”
柳毅脸色微微一变,大声喊道。
实际上不用柳毅提醒,柳三柳四以及张文定等人,早已经疯狂后退。
至于赵员外。
没有人再理会赵员外了。
何况,被异物踩中影子,对普通人来说,必死无疑!
普通人能处理怪异事件,能关押异物,但那是建立在找到异物的杀人规律,利用一些特殊的条件,从而关押异物。
但要是与异物正面对抗,没有任何一个普通人能抗住。
赵员外也不例外。
他的脸上满是惊恐之色。
眼神望着柳毅等人,似乎在求救。
只是,已经来不及了。
赵员外浑身一僵,紧接着脸上嘴巴、鼻子、耳朵、眼睛,都流出了鲜血,表情甚至都扭曲了起来,显得非常狰狞恐怖,显然在承受着极致的痛苦。
没过多久,赵员外“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眼睛还睁得大大的,仿佛很不甘心。
但再不甘心,他也死了。
赵员外死了。
赵秀才也死了。
整个赵府的两位主人都死了。
赵员外满手血腥,为富不仁,心狠手辣。
但他现在的死却并不是罪有应得。
他是死于怪异事件。
在怪异事件中,在异物面前,可没有善恶之分。
看到赵员外死了,柳毅却皱紧了眉头。
他不是因为赵员外的死而担心。
而是因为计划失败了。
本来柳毅已经计划好,与贾白联手关押异物。
甚至这一次刑山都动用了异物的力量。
贾白也全力以赴。
柳毅也同样做好了准备。
结果呢?
失败了,甚至都没有碰到异物。
“嗖”。
下一刻,绣花鞋消失了。
就这么凭空消失了,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怎么就消失了?”
贾白神情微微一沉。
异物一旦触发了杀人规律,那就会不停的杀人。
怎么会突然消失?
这不合常理。
不过,柳毅却是想到了什么。
他摇了摇头道:“这次异物的目标其实只有赵员外以及赵秀才。你还记得赵员外说过,老李头等人是几天内才陆续死亡吗?”
“这只绣花鞋的杀人规律,似乎是根据时间来的。它每天杀一些,似乎有它独特的规律,并不是一起全部杀光。这件异物能瞬间移动,如果它不停杀人的话,别说老李头等十几人了,就算是几百人上千人,绣花鞋一个晚上也能统统杀光。”
贾白明白了。
“绣花鞋还会不会出现?”
贾白问道。
“一定会出现!绣花鞋的杀人规律,其实已经摸清楚了,凡是见到绣花鞋者,必然会受到它的追杀。不过,这只绣花鞋似乎有点奇特,它并不会立刻杀掉那些见到它的人,反而会一天天的慢慢杀死。”
柳毅沉吟了起来。
这么奇怪的杀人规律,很少见。
“难道是因为它的拼图不完整?”
贾白心中一动。
“拼图不完整?”
柳毅又听到“拼图”了,他记得当初在罗人杰记载的安家村事件卷宗当中就提到过拼图,也是说安家村事件的异物,也就是那具黑棺拼图不完整。
但拼图到底是什么,柳毅却不知道。
“对,就是拼图不完整。这只绣花鞋只有一只,而且是右脚,如果完整的话,那肯定还有一只左脚绣花鞋。由于拼图不完整,也许绣花鞋的杀人规律就有些不全,所以才会导致它不会立刻杀死见到它的人,反而会一天天的追杀。这样看来,我们的确还有机会关押这件异物。”
柳毅点了点头道:“不错,我们的确还有机会关押这件异物。而且,异物离开了也好,我们已经找到了它的杀人规律以及杀人方式,只要可以针对性的布置,关押它应该并不困难。”
这一点柳毅还是有自信。
异物最难的就是寻找杀人规律以及杀人方式。
一旦找到了杀人规律与方式,再详细的布置,终究还是有希望关押异物的。
到时候,也不用像今天这样狼狈。
今天实在是太仓促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根本无法找出异物的杀人规律与方式,也无法进行针对性的布置,只能正面对抗。
导致的后果就是破绽百出,而且容易出现不可控的因素。
比如,异物就逃走了,柳毅与贾白却没有任何办法。
“嗯,那就先送刑山回到异人司,我怕他支撑不住了。”
贾白转身看着刑山。
刑山自从动用了自身异物的力量后,就一动不动,似乎正在承受着剧烈的痛苦。
“刑山,收了你的血火,我们送你回异人司。”
柳毅对刑山说道。
只是,刑山却依旧一动不动。
甚至,身上的血火反而一下子暴涨。
“轰”。
血火熊熊燃烧,几乎将刑山的身形给淹没了。
“不好,刑山怕是撑不住了,他体内的血火要将他烧成灰烬,血火也会挣脱束缚,变成一件可怕的异物,我们必须阻止他体内的血火!”
贾白看到刑山这种情况,脸色大变。
“我的玉簪子没有压制血火的能力。贾白,你的异物呢?”
柳毅问道。
“他的血火已经失控了,我根本就无法靠近他。”
贾白神情凝重。
这下真的麻烦了。
“我……我支撑不住了。走,你们赶紧走,走的越远越好,我真的撑不住了。血火一旦失控,见血必死,你们也扛不住!”
刑山沙哑的声音仿佛在嘶吼一般,从熊熊燃烧的血火中传出。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