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章:救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宋敏婷从心底里已经认定这个小老头就是一个骗子,拽着明恩絮就走了。
只不过,明恩絮在走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正好对上他讳莫如深宛如是世外高人的视线。
她低下头看了眼自己手中古朴的脚链,心中不禁产生了些波荡。
“还在想刚才那个神棍说的话?”
两人走进了一家古朴的小店,宋敏婷看她还对着脚链发呆,问道。
明恩絮笑了下:“……好像还是有些仙风道骨的模样。”
宋敏婷不在意的撇嘴。
“……那位老师傅说,你前不久被绑架了?”
宋敏婷:“嗯,被劫持当人质要赎金来着,只不过这群绑匪真的是打错了主意,连挑个人都挑不准,我就是属于那种哪天死了都不会有人知道的存在,绑架我,可没有人给他们钱……”
她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满满的都是自嘲。
明恩絮有些怜惜的看着她。
“我说,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宋敏婷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我这个人命大的很,虽然没人疼,没人爱,但是并不妨碍我活下去。他们不管我的死活,但这不是还有巡捕叔叔们,出现一队很离开的特警,就把我救下来了。我跟你说,领头的那个特别帅,我前两天还见过他呢。”
明恩絮看着她一副小痴汉的模样,提醒她:“高中生不能早恋。”
宋敏婷翻了一个白眼:“我这是早恋吗?我这明明只是崇拜。”
宋敏婷有些话唠的潜质,巴拉巴拉说了一大通,并且思路清晰。
店员将两人点的酸辣粉端上来了,明恩絮一边听她说,一边拿起筷子尝了尝,味道出乎意料的正宗。
宋敏婷说着说着就把话题引到她身上来,“你买下那个神棍的东西,是为了你男朋友?”
明恩絮:“未婚夫。”
宋敏婷有些吃惊:“你订婚了?你才多大?”
明恩絮:“比你大两岁。”
宋敏婷:“那也不大啊,怎么就订婚了。你就不打算再多看看?如果那个神棍说的是真的,你那个未婚夫也不怎么靠谱啊,你可别上当了。”
她觉得跟明恩絮投缘,说话也比较直接,如果是一个小心眼的对象,大概会有些不高兴,但明恩絮知道她只是心直口快。
“他……对我很好,人也很好,不会伤害我。”
宋敏婷看着她脸上的笑容,“……我妈以前,也觉得我那个便宜爸是个好人,可是最后莫名其妙的就做了小三,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啊,我只是想告诉你,你还年轻,还是多看看其他的男人,万一能遇到更好的呢。我看救我的那个兵哥哥就挺不错的……对啊,我看你们还挺般配的……”
说着说着,宋敏婷就来了兴致,“我跟你说,那个兵哥哥真的特别帅,还很有魅力,要不然你见见吧,买东西还有个货比三家呢……”
明恩絮被她说的哭掉不得,“这种事情又不是买菜,什么货比三家,你就别操心这些了。”
宋敏婷瘪嘴,她是真心觉得那个兵哥哥挺不错的。配上明恩絮,一刚一柔,多互补。
“你既然觉得他那么好,怎么不直接给自己留着?”明恩絮打趣的问道。
她原本只是随口促狭,但宋敏婷身体却僵了一下。
明恩絮:“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宋敏婷掩饰性的吃了一口酸粉,刚才还兴致勃勃的女孩儿,此刻情绪就低了下来,“没有,只是……我已经有其他男人了。”
有其他男人,这样的描述,显得有些奇怪。
不像是男朋友,也不像是……小女孩儿的追星,感觉带着些被禁锢住的味道。
明恩絮想要多问一句,但宋敏婷明显不想要多说,她也不好再多问。
两人吃完酸粉又逛了一会儿,这才分开。
回去之前,明恩絮去超市买了一些蔬菜,开始准备晚餐。
……
薄氏集团周会上,关于南部地区商业区的构建工作,陆霆深交给了孙定邦。
下手的陆知远闻言,握紧了手中的电子笔。
会后。
孙定邦走过来拍了拍陆知远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看来,大表侄果真是你二表侄你会来事的多,难怪即使他在部队不过问集团的事情那么多年,老爷子始终都把总裁的位置给他留着。单单就说这容人之量,二表侄你还真是要跟你哥好好的学学……”
说完,孙定邦朗笑一声离开。
会议室内,只有陆知远还坐在原地。
身边的助理走过来,低声道:“总裁他这是什么意思?您是他亲弟弟,这些年还一直帮他守着集团,南部的项目一直都是您盯着,怎么交给了别人,这不是削您的权么。现在孙董事得了这么大一个便宜,以后就更不把您放在眼里了,总裁他难不成还要防着您吗,他……”
“够了!”陆知远站起身,沉下眉目:“大哥这么做,一定有他的考虑。”
陆知远告诉自己,陆霆深这么做,一定是出于对集团发展的考虑,不会是针对他。
“你在这里我正好要找你。”陆霆深从秘书手中接过文件的同时余光看到了他走过来。
“总裁有什么吩咐?”
陆霆深已经抬起来,想要揽住他肩膀的手臂,慢慢的就收了回去,“……你来办公室一趟。”
两人对坐在办公室内。
陆霆深签署完了手中的文件,让秘书拿出去。
偌大的办公室内,就只剩下两个人。
“我把南部的项目交给了表叔,你在因为这个生我的气?”
陆知远:“集团是总裁的,上下一切都听你的调度,我没有生气的资格。”
“……这么多年,你还是没有变。”陆霆深唇瓣微勾,“一旦你生气,就会表现出来疏离。只是知远,负责南部商区的重构的人手,多数都是孙定邦一派,你去只会多受刁难,得不到什么好处,而且,住中地产的事情那需要你费心,既然孙定邦想要这块饼,那不妨就先丢给他。”
一击即中,才能不给对方反扑的机会。
这是陆霆深在部队一贯的作战纲领。
只是,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陆知远不是他手下的士兵,也没有跟他协同作战的经验,他以为陆知远会明白,但实际上陆知远知道的只是他一来,自己就被分权,还要被孙定邦明里暗里的嘲讽。
到底……不是亲生的兄弟。
同父异母,终究就是在中间隔了一层。
陆知远坐在车内,握紧了方向盘。
难道大哥……真的是在防着他吗?
即使,这么多年,他一直紧守着分寸,不敢越雷池一步,还是要防着他?
又或者,在大哥的心中,他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还不及孙定邦这个表叔亲厚?
想的越多,陆知远的眉头就拧的越紧。
“回来了?快去洗洗手,饭菜已经做好了。”
见他推门回来,明恩絮欢喜的声音随之响起,她穿着小围裙,围着餐桌,将饭菜一一摆正,看上去温良又居家。
陆知远看着她娇俏的模样,将车钥匙放到一旁,坐在了沙发上。
明恩絮朝他走过来,看他在按捏太阳穴,就主动站到他身后,那下他的手,给他轻轻的按捏着,她手指的力道不轻不重,徐徐的刚刚好。
陆知远的神情不自觉的就放松了一些。
明恩絮:“工作不顺利吗?你好像很累。”
陆知远呼吸微顿,握住了她的手。
明恩絮顺势坐在了他身旁的位置。
“……公司上有些事情不太顺心。”他说。
明恩絮柔顺的靠在他的肩上,抬起头看着他,安慰道:“别想那么多,吃完饭好好睡一觉,明天又是崭新的一天,再大的不顺心都会过去。”
陆知远看着她近在咫尺的美好容颜,被引诱一般的贴上了她的唇。
明恩絮没有什么经验,只会被动的承受,娇羞的将面颊埋在他的肩上,耳根都透着微红。
陆知远只不过是蜻蜓点水的一吻,什么都还没有做,就被她躲开了,原本想要扣住她的后脑勺继续,但是看她这么害羞,忍不住笑了一声。
“以前,没有交过男朋友?”吧
他只是随口一问,却没有想到,明恩絮竟然真的在点头。
陆知远有些诧异;“真的?”
明恩絮小声跟他解释:“我在学校的时候,除了上课,都是在做兼职打工,所以……没有时间交……朋友。”
这样的结果对于陆知远来说是有些欣喜的,或许对于男人来说,都会希望自己的另一半,所有的第一次都是自己。
陆知远摸了摸她的长发,笑道:“我知道了,先吃饭吧。”
原本沉郁的心情,因为明恩絮的这个解释,好了不少。
餐桌上,明恩絮伸手给他夹了一块鱼肉,小心的剃走了鱼刺。
陆知远将剥好的虾放到她的碗中,两个人之间弥漫着温情和暧昧。
“公司有人为难你吗?”明恩絮主动关心他工作上的事情。
陆知远微顿,“算是吧。”
明恩絮抿了抿唇,“那他一定不是个好人。”
陆知远:“嗯?”
明恩絮对着他笑:“因为知远你是个很好的人啊,他为难你,就是他的不对。”
她什么都不知道,也不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就直接站在了他这边,这种毫无理由就被选择的感觉,让陆知远心下一暖。
因为他已经记不得多少次,没有被人这么坚定的选择过。
在他记事开始,他就像是大哥的附属品,从来都是备选项。
如今,也终于出现一个人,将他当做了第一选项。
“小絮。”他说,“等你毕业,我们就结婚吧。”
明恩絮的小心脏“噗通”,“噗通”跳的很快,在他的注视下,慢慢的点下了头。
她想,这么一个温柔的男人,她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
而且,她也好像……一天比一天更喜欢他。
“好。”以为自己的动作太小,他不能看清楚,明恩絮就低声说了一声。
陆知远抱着她,“我会一辈子对你很好。”
明恩絮小声说道:“我相信你。”
陆知远看着她的眼睛,里面澄澈的没有任何的杂质,只有一个他。
她年纪小,一切都显得那么纯粹,干净的让人不忍心亵渎。
她是完全属于他一个人的。
明恩絮洗完澡,躺在床上正在刷新闻,隐约的好像听到卧室的门响了一下。
她一开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床边站了一个人,她吓得尖叫一声,捏紧了被子。
陆知远将灯打开,“是我。”
明恩絮这才松了一口气,坐起身,靠在床头,“知远,你还没有睡啊。”
陆知远也不知道自己怎么鬼使神差的就走了进来,就是在洗漱完一个人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想着隔壁就睡着一个完完全全属于他的小姑娘,不知不觉中就走了过来。
他咳嗽两声,“我……今天能睡在这里吗?”
明恩絮眨了眨眼睛,一时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我只是想要抱着你睡觉,什么都不会做……你要是不愿意,就当我……”
“你上来吧。”明恩絮低着头,捏着被子的手不自觉的收紧,“我相信你。”
相信他……只是想要抱着她而已。
这是两人同居以来,第一次同床共枕,虽然什么都没有做,但是当他的手臂,环在她腰上的时候,明恩絮的心还是跳的很打鼓一样。
因为有了这一夜的亲密举动,两人之间的关系像是更加亲厚了一点。
陆知远早上去上班的时候,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吻,“我去上班了,乖乖在家里等我。”
明恩絮娇羞着点头。
……
别墅内的陆霆深,下楼的时候不自觉的就朝着孙雅莉的房间看了眼。
那里始终空荡荡的,连带着他的心里好像也空了一块。
“雅莉她……还有多久回来?”
面对大少每天早上都要询问上一句的问题,王管家早已经见怪不怪,对答如流道:“孙小姐还有75天回来。”
陆霆深:“怎么那么久?”
王管家回复这些天一直在重复的答案:“苏小姐说自己出去旅行要三个月。”
言外之意,这才过了半个月呢。
陆霆深:“你去给她打个电话,让她早一点回来……算了,让她好好玩吧。”
他们来日方长,也不似非要现在就见面。
陆霆深一直以为自己的耐心很好,但是现在看来,他觉得自己还需要再磨炼磨炼。
对于这每天都要上演一次的流程,王管家绝对的泰山自若,“是,刚才秘书打来电话,说您今天上午跟赵总约好了见面……”
用完早餐,陆霆深又开始了一天的工作行程。
明恩絮跟陆霆深同一时间从家门走出。
两人选择了同一条道路,不同的是,明恩絮距离他前方三四公里的地方。
明恩絮要去前面的地铁站坐车,她今天上午要练车。
因为时间还比较早,这条路上并没有什么人。
走到斑马线前,她正在等红绿灯,一对骑着摩托车的男女为了抢前方的黄灯,迎面就跟一辆小轿车撞上。
“砰”的一声响,摩托车整个侧翻,小轿车的车主停下车楞了一下,然后——
开车跑了。
明恩絮被眼前的一幕吓住,匆匆上前想要查看情况,但是两人的惨烈情况,让她不敢走近,哆哆嗦嗦的想要从自己的包里拿出手机报警。
结果翻遍了小包,都没有找到手机。
赵悦竹开车经过,看到侧翻倒地的摩托车和地上的男女,余光扫了一眼,权当自己没有看见,就想要直接离开。
她今天和自己的父亲要一起跟陆氏集团新上任的总裁陆霆深见面,没有必要为了两个不相干的人耽误时间。
但是她没有想到,明恩絮竟然直接冲到了路中间的位置冲她招手,让她不得不停下了。
“你活够了是不是?!”
紧急踩下刹车的赵悦竹怒声道。
明恩絮跟她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只是那边有两个人出了车祸,能拜托你跟我一起送他们去医院吗?我没有车,手机也忘带了,这路上又没有人,拜托你了。”
赵悦竹:“我没时间。”
明恩絮;“可是——”
赵悦竹不耐烦的想要赶人,但是后视镜上却远远的看到一辆车正驶过来,她今天来见陆霆深做足了功课,一眼就认出那是他的车,她的眼神闪了闪。
陆霆深是军人出身,救死扶伤几乎成了他心中的烙印,原本她还正愁没有办法在他面前博取好感,结果现在机会就摆在了她的面前。
但眼前这个女人……就显得有些碍眼。
赵悦竹下车,“我送他们医院,但是我本身也有急事,这样,你帮我把这份文件送到赵氏集团的前台,咱们分头行动。半个小时之内,一定要把文件送过去,这里面的东西很重要。”
救人要紧,明恩絮也没有多想,拿着她递过来的文件,就朝着地铁的方向走。
“陆总,前面好像是……发生了车祸。”司机远远的看到一个瘦弱的女孩儿正在试图将倒在地上的两人扶上车,开口道。
陆霆深将前面的情况扫视了一遍,大致的判断出了事情的始末,便让司机停车。
明恩絮回头的时候,看到又来了一辆车,也看到了车上下来的男人。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