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章 魔修身份显身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朱潇察觉到自己被人锁定并攻击之后,条件反射的转身,便挥出一把利剑抵挡在他的身后之处,想要挡住那道神识对他的攻击伤害。
“砰!!!”
威压同朱潇的剑气碰撞所发出来的巨响!
“噗……”
实力悬殊之下,朱潇被狠狠地向后拍,瞬间带着惯性力度,拍在了后方广场防护栏的石柱上,石柱轰然碎裂。
而朱潇因着那石柱顿住了身形,后背被撞击,拍得他心肺震荡,一口带着腥咸的鲜红血迹,便从他口中,“噗”的一声,喷射而出。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倒是吓了还停留在器阁门前的一众修士。
“咳咳……”
就在朱潇砸落在地,伴着一声咳嗽稍稍缓解自己的伤势抬眼看向究竟是何人攻击他时,只听“嗖!”的一声,一道人影已经飞身来到了他的面前停下。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要彻查魔修的浩泽仙君。
浩泽仙君神情看不出喜怒,只是抬眼看了看,刚刚朱潇所要飞驰离开的方向,于是询问道
“你想追玄天宗的飞船?”
朱潇摸不清浩泽仙君的到底为何针对他?且刚刚出手攻击他,他明显的感觉到,他半点没有留手的意思,神识威压来得狠绝干脆!
若不是他及时抵抗,再加上身穿软背夹,不然被他这一道神识攻击,自己的伤只怕也不只是吐血而已了。
只是他不明白,为何浩泽仙君会这么针对他?!
难不成他的身份被曝光了?!
应该是不可能吧,他并未暴露自己的气息啊,不然他也不会安然无恙到现在了。
“浩泽仙君究竟是何意?为何这般针对在下?”
朱潇拭去唇边的血迹,缓缓从地上支起利剑撑住起身,带着一脸怒意问道。
“哼!究竟是为何你该比本尊更为清楚!”
浩泽仙君话一落,眼神不由危险的眯了起来,同时,抬起右手运气,化神后期的威压再次袭向朱潇!
同时为了不让朱潇逃离,直接右手成爪一吸,瞬间将朱潇整个法身吸入他旁,一爪直接掐住他的脖子,让他瞬间断了他运气输出抵抗的一刹那。
浩泽仙君手上的灵气不断加大,手劲更是半点不留情,是一点点要将他遏制死啊……
只是浩泽仙君见此,不由凝眉,他都这样死逼了。再加重几分,他这元婴初期的脖子,可就要被自己捏爆了啊……
没想到,朱潇憋红了脸,愣是没有半丁点要化魔的迹象,难不成是余晚再骗他?
“住手!还请仙君手下留情。”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在包间内,那个坐在正中主位上的元婴后期男修。
浩泽仙君转头看向来人,他对此人好像有点印象,好似是他们炎阳宗的一个家族长老。
还未等浩泽仙君问话呢,那元后男修率先开口道
“见过浩泽仙君,在下朱泉,还请高抬贵手,不知朱潇所犯何事惹怒了仙君,在下在此带他向仙君赔罪了。”
朱泉话闭,并率先向着浩泽仙君行礼赔罪着。
此时的朱潇,被卢浩泽掐的气血不畅又不能运气抵抗,整个脸憋的通红,双眼睚眦欲裂的怒瞪向浩泽仙君,眼眸中的红血丝已经不断的向着眼瞳攀爬而去。
虽然被朱泉这么一打岔,他手上的动作却并未削减半分,反而手劲是更加加大一分。
“嗯哼!”
随着浩泽仙君的手劲加大,使不上灵气的朱潇,不由再次受到压制发出一声隐忍的闷哼声来。
“浩泽仙君,你这也太欺人太甚了吧,具体朱潇犯了何事,你又不说,却要下死手要他的命,是不是欺负我朱家无人了么?”
朱泉见卢浩泽不仅不松手,反而在他请求放人之后,更是加重一分,根本不将他的话放在心上,不由动怒对他不满厉声吼道。
可浩泽仙君根本不理会朱泉,他现在整个心思就是落在对朱潇的蛮力逼供中……
而朱潇见自己就要濒临死亡了,他再也按耐不住了!
他自身的灵气根本不敌浩泽仙君的磅礴灵气,可他的魔息就不同了。
即便二者气息相悖,且修为实力差距极大,到至少有相互消磨抗拒的作用。
使用他本真强大的魔气,要比他的灵气更有施展的力度。
“你……你欺人……太甚!”
。。。。………………以下重复内容,码字码晚了,十二点之前要全勤发文,只能先上传后面重复的2字,尽快补上覆盖……………………
朱潇察觉到自己被人锁定并攻击之后,条件反射的转身,便挥出一把利剑抵挡在他的身后之处,想要挡住那道神识对他的攻击伤害。
“砰!!!”
威压同朱潇的剑气碰撞所发出来的巨响!
“噗……”
实力悬殊之下,朱潇被狠狠地向后拍,瞬间带着惯性力度,拍在了后方广场防护栏的石柱上,石柱轰然碎裂。
而朱潇因着那石柱顿住了身形,后背被撞击,拍得他心肺震荡,一口带着腥咸的鲜红血迹,便从他口中,“噗”的一声,喷射而出。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倒是吓了还停留在器阁门前的一众修士。
“咳咳……”
就在朱潇砸落在地,伴着一声咳嗽稍稍缓解自己的伤势抬眼看向究竟是何人攻击他时,只听“嗖!”的一声,一道人影已经飞身来到了他的面前停下。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要彻查魔修的浩泽仙君。
浩泽仙君神情看不出喜怒,只是抬眼看了看,刚刚朱潇所要飞驰离开的方向,于是询问道
“你想追玄天宗的飞船?”
朱潇摸不清浩泽仙君的到底为何针对他?且刚刚出手攻击他,他明显的感觉到,他半点没有留手的意思,神识威压来得狠绝干脆!
若不是他及时抵抗,再加上身穿软背夹,不然被他这一道神识攻击,自己的伤只怕也不只是吐血而已了。
只是他不明白,为何浩泽仙君会这么针对他?!
难不成他的身份被曝光了?!
应该是不可能吧,他并未暴露自己的气息啊,不然他也不会安然无恙到现在了。
“浩泽仙君究竟是何意?为何这般针对在下?”
朱潇拭去唇边的血迹,缓缓从地上支起利剑撑住起身,带着一脸怒意问道。
“哼!究竟是为何你该比本尊更为清楚!”
浩泽仙君话一落,眼神不由危险的眯了起来,同时,抬起右手运气,化神后期的威压再次袭向朱潇!
同时为了不让朱潇逃离,直接右手成爪一吸,瞬间将朱潇整个法身吸入他旁,一爪直接掐住他的脖子,让他瞬间断了他运气输出抵抗的一刹那。
浩泽仙君手上的灵气不断加大,手劲更是半点不留情,是一点点要将他遏制死啊……
只是浩泽仙君见此,不由凝眉,他都这样死逼了。再加重几分,他这元婴初期的脖子,可就要被自己捏爆了啊……
没想到,朱潇憋红了脸,愣是没有半丁点要化魔的迹象,难不成是余晚再骗他?
“住手!还请仙君手下留情。”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在包间内,那个坐在正中主位上的元婴后期男修。
浩泽仙君转头看向来人,他对此人好像有点印象,好似是他们炎阳宗的一个家族长老。
还未等浩泽仙君问话呢,那元后男修率先开口道
“见过浩泽仙君,在下朱泉,还请高抬贵手,不知朱潇所犯何事惹怒了仙君,在下在此带他向仙君赔罪了。”
朱泉话闭,并率先向着浩泽仙君行礼赔罪着。
此时的朱潇,被卢浩泽掐的气血不畅又不能运气抵抗,整个脸憋的通红,双眼睚眦欲裂的怒瞪向浩泽仙君,眼眸中的红血丝已经不断的向着眼瞳攀爬而去。
虽然被朱泉这么一打岔,他手上的动作却并未削减半分,反而手劲是更加加大一分。
“嗯哼!”
随着浩泽仙君的手劲加大,使不上灵气的朱潇,不由再次受到压制发出一声隐忍的闷哼声来。
“浩泽仙君,你这也太欺人太甚了吧,具体朱潇犯了何事,你又不说,却要下死手要他的命,是不是欺负我
见自己就要濒临死亡了,他再也按耐不住,
第六百二十四章魔修
朱潇察觉到自己被人锁定并攻击之后,条件反射的转身,便挥出一把利剑抵挡在他的身后之处,想要挡住那道神识对他的攻击伤害。
“砰!!!”
威压同朱潇的剑气碰撞所发出来的巨响!
“噗……”
实力悬殊之下,朱潇被狠狠地向后拍,瞬间带着惯性力度,拍在了后方广场防护栏的石柱上,石柱轰然碎裂。
而朱潇因着那石柱顿住了身形,后背被撞击,拍得他心肺震荡,一口带着腥咸的鲜红血迹,便从他口中,“噗”的一声,喷射而出。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倒是吓了还停留在器阁门前的一众修士。
“咳咳……”
就在朱潇砸落在地,伴着一声咳嗽稍稍缓解自己的伤势抬眼看向究竟是何人攻击他时,只听“嗖!”的一声,一道人影已经飞身来到了他的面前停下。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要彻查魔修的浩泽仙君。
浩泽仙君神情看不出喜怒,只是抬眼看了看,刚刚朱潇所要飞驰离开的方向,于是询问道
“你想追玄天宗的飞船?”
朱潇摸不清浩泽仙君的到底为何针对他?且刚刚出手攻击他,他明显的感觉到,他半点没有留手的意思,神识威压来得狠绝干脆!
若不是他及时抵抗,再加上身穿软背夹,不然被他这一道神识攻击,自己的伤只怕也不只是吐血而已了。
只是他不明白,为何浩泽仙君会这么针对他?!
难不成他的身份被曝光了?!
应该是不可能吧,他并未暴露自己的气息啊,不然他也不会安然无恙到现在了。
“浩泽仙君究竟是何意?为何这般针对在下?”
朱潇拭去唇边的血迹,缓缓从地上支起利剑撑住起身,带着一脸怒意问道。
“哼!究竟是为何你该比本尊更为清楚!”
浩泽仙君话一落,眼神不由危险的眯了起来,同时,抬起右手运气,化神后期的威压再次袭向朱潇!
同时为了不让朱潇逃离,直接右手成爪一吸,瞬间将朱潇整个法身吸入他旁,一爪直接掐住他的脖子,让他瞬间断了他运气输出抵抗的一刹那。
浩泽仙君手上的灵气不断加大,手劲更是半点不留情,是一点点要将他遏制死啊……
只是浩泽仙君见此,不由凝眉,他都这样死逼了。再加重几分,他这元婴初期的脖子,可就要被自己捏爆了啊……
没想到,朱潇憋红了脸,愣是没有半丁点要化魔的迹象,难不成是余晚再骗他?
“住手!还请仙君手下留情。”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在包间内,那个坐在正中主位上的元婴后期男修。
浩泽仙君转头看向来人,他对此人好像有点印象,好似是他们炎阳宗的一个家族长老。
还未等浩泽仙君问话呢,那元后男修率先开口道
“见过浩泽仙君,在下朱泉,还请高抬贵手,不知朱潇所犯何事惹怒了仙君,在下在此带他向仙君赔罪了。”
朱泉话闭,并率先向着浩泽仙君行礼赔罪着。
此时的朱潇,被卢浩泽掐的气血不畅又不能运气抵抗,整个脸憋的通红,双眼睚眦欲裂的怒瞪向浩泽仙君,眼眸中的红血丝已经不断的向着眼瞳攀爬而去。
虽然被朱泉这么一打岔,他手上的动作却并未削减半分,反而手劲是更加加大一分。
“嗯哼!”
随着浩泽仙君的手劲加大,使不上灵气的朱潇,不由再次受到压制发出一声隐忍的闷哼声来。
“浩泽仙君,你这也太欺人太甚了吧,具体朱潇犯了何事,你又不说,却要下死手要他的命,是不是欺负我
见自己就要濒临死亡了,他再也按耐不住,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在包间内,那个坐在正中主位上的元婴后期男修。
浩泽仙君转头看向来人,他对此人好像有点印象,好似是他们炎阳宗的一个家族长老。
还未等浩泽仙君问话呢,那元后男修率先开口道
“见过浩泽仙君,在下朱泉,还请高抬贵手,不知朱潇所犯何事惹怒了仙君,在下在此带他向仙君赔罪了。”
朱泉话闭,并率先向着浩泽仙君行礼赔罪着。
此时的朱潇,被卢浩泽掐的气血不畅又不能运气抵抗,整个脸憋的通红,双眼睚眦欲裂的怒瞪向浩泽仙君,眼眸中的红血丝已经不断的向着眼瞳攀爬而去。
虽然被朱泉这么一打岔,他手上的动作却并未削减半分,反而手劲是更加加大一分。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